“在最美的年華做最有意義的事”——記遂川縣援鄂護士郭薈的抗疫故事
3月5日晚上9點多,在湖北武漢市的郭薈終于結束了當天從下午兩點到晚上8點緊張而高強度的醫務工作,回到駐地,立刻撥通了與家人的視頻通話。

李建平 文/圖

3月5日晚上9點多,在湖北武漢市的郭薈終于結束了當天從下午兩點到晚上8點緊張而高強度的醫務工作,回到駐地,立刻撥通了與家人的視頻通話。

看著被口罩壓得滿臉勒痕的女兒,父親郭源株、母親李國女紅了眼眶,眼淚總是不自覺地流了下來,反復叮囑:“ 女兒,加油!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才能救更多的人。”

這是郭薈與她的隊友在武漢新冠肺炎戰“疫”一線的第13天,這樣的視頻通話郭薈每天都要連接一次,只為能讓家里人放心。為了安心工作,不受人打擾,她手機都處于關機狀態,到了休息的時候,才會給家里人打電話、發視頻報平安。

郭薈在遂川云嶺醫院護理病人

郭薈(右二)在遂川云嶺醫院護理病人

心懷感恩 主動請纓馳援武漢

26歲的郭薈是遂川云嶺新城醫院的一名護士。2月21日,郭薈與隊友一起馳援武漢,戰斗在防疫救治患者一線。

郭薈說,她家曾是村里的貧困戶,那時她和弟弟都在讀書,加上爸爸2011年前就患病,這兩年轉結腸癌,一家四口僅靠父母親打點零工維持生活。在政府的幫扶下,一家人享受了國家一系列的扶貧政策,政府也給予了很多的幫助和關心?,F在她和弟弟郭芳已經長大成人。她南昌衛校畢業后,在遂川云嶺新城醫院上班,弟弟也在南昌順豐快遞上班,全家生活條件有了很大改善。

“我是一名護士,有一技之長。如今,國家需要我,就應該盡自己的全力回報社會、回報國家。”在去武漢前,每天看到視頻里在一線辛苦忙碌的醫務人員,都會默默地流淚,她心里想:“我也是一名護士,我覺得應該,勇敢地站出來,去完成自己的神圣使命,我也想在自己最美好的年華,去做最有能力做到的事。”

2月18日,遂川云嶺新城醫院向全體醫務人員發出了中國非公立醫療機構協會組織馳援武漢的倡議。得知消息后,郭薈便第一時間主動向醫院遞交了請戰書。“絕不退縮、不論生死。”郭薈在請戰書中寫道。

“不要擔心我,我會好好回來的。”出征前,郭薈第一時間告訴家人,當時父母內心五味雜陳,想到女兒的個性,是誰也阻攔不住的,只給女兒說了一個字:好。

郭薈和援助武漢隊員在一起

郭薈(左二)和援助武漢隊員在一起

全心投入 小護士也有大能量

“武漢加油!我們來了!”2月21日,郭薈跟隨著遂川云嶺新城醫院援助湖北武漢醫療隊出征,帶著陽光的笑臉和青春的朝氣,與醫院的其他7位兄弟姐妹們同赴武漢,經過一路奔波,終于在晚間直抵目的地——武漢漢陽醫院。

簡單休整之后,她們認真學習規范防護操作。第二天便進入真正無硝煙的戰場。當時她們被分配的病區是呼吸內科四病區(原心血管內科及重癥監護病房改建而成),當時有住院病人37人,危重癥6人。

相對于普通病房來說,在重癥監護室的工作量非常大,護理風險也更高。加上這里有臥床患者病情重,無家人陪護;有的患者神志不清,呼吸困難,需要為患者進行呼吸道管理、病情觀察、打針、換藥、留取各類標本等,都是護士要做的工作,既考驗專業功夫,又考驗愛心和耐心。郭薈熟記于心,不但精心地為他們積極治療,同時給患者安慰和鼓勵。記得有一個稍微輕癥患者需要水,郭薈拿著茶杯去給她倒,但患者自己走到病房門口,把郭薈阻擋在了門外,對倒完水后的郭薈微笑的說了聲:“謝謝。”郭薈每每看到患者眼里透出的堅強神情和謝意,讓她更加堅定了來武漢抗疫救治的決心。

如果患者腹瀉,郭薈和隊友們得一遍遍清理著排泄物,還要幫他們吸痰、翻身,體力消耗和精神壓力巨大,累得汗流浹背。郭薈說:“患者病情危重且反復,說不怕,那是騙人的。我們竭盡一切所能,保衛患者生命。”她常常暗暗給自己鼓勁:小護士,也是有大能量。

埋頭工作 再苦再累也值得

“每天都憋得缺氧,從頭發到腳底,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郭薈說,為了做好自身防護,每天要穿上工作服、防護服,戴上手套、口罩,面罩,身體被捂得密不透風。在工作中,開始出現了明顯的胸悶不適,呼吸困難等狀況,隊友們都勸她去休息一下,但郭薈想著只要再堅持一段時間,身體就會慢慢適應輕度缺氧的狀態。

累了,郭薈就抽空默默地靠著墻邊緩一緩,然后又接著繼續工作。隊友們見狀,心疼得濕潤了眼眶,但是她們努力不哭,因為隔著防護面罩視線本來就很差,再流眼淚就更看不見東西,無法工作。抬起頭望一望,把眼淚憋回去,繼續埋頭工作。郭薈說,一切的不適都只能自我調節,必須忍耐和堅持。

“下班摘下口罩,暢快呼吸的那一刻是一天中最幸福的時刻。”郭薈說。

在武漢10多天日子里,問起讓郭薈和隊友最大的感觸是什么,他們說,是患者看到他們前胸后背寫著江西某某醫護人員時,紛紛豎起大拇指,熱情且感激地說:“你們江西來的醫生護士真是不錯。”

有一位患者,今年70多歲,躺在病床上,郭薈過去查看他的病情時,他激動地對她說:“謝謝你們的到來,我一定要堅強,下次你們再來武漢,我接待你們。”郭薈眼淚流下來了,看到病人臉上的笑容,她說,再苦再累也值得。

之后,郭薈和隊友從漢陽醫院轉戰方艙醫院。她始終堅信一定能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南平| 甘肃兰州| 河北石家庄| 桐乡| 宜宾| 余姚| 宜昌| 赣州| 桐乡| 枣阳| 儋州| 沧州| 防城港| 汉川| 海宁| 德阳| 新泰| 顺德| 桓台| 周口| 定安| 义乌| 阳春| 玉环| 秦皇岛| 来宾| 湖州| 资阳| 如东| 灌云| 玉溪| 通化| 辽宁沈阳| 开封| 新余| 惠州| 本溪| 任丘| 渭南| 巢湖| 宿州| 鞍山| 醴陵| 文昌| 辽宁沈阳| 燕郊| 东台| 保山| 怒江| 鄂州| 营口| 南京| 文昌| 高密| 金昌| 如东| 潜江| 赣州| 四平| 垦利| 盘锦| 松原| 基隆| 临猗| 漳州| 那曲| 昆山| 伊犁| 兴化| 海西| 贺州| 莆田| 三沙| 晋城| 宝鸡| 大庆| 兴化| 昌吉| 眉山| 台北| 诸城| 青州| 淮安| 文昌| 上饶| 玉溪| 六安| 阿拉尔| 台南| 瑞安| 牡丹江| 怀化| 韶关| 湖北武汉| 乐山| 馆陶| 章丘| 扬州| 海安| 恩施| 通化| 连云港| 朔州| 台湾台湾| 珠海| 黔西南| 鄂州| 丹阳| 桐乡| 黄山| 黑河| 晋江| 蚌埠| 慈溪| 榆林| 五家渠| 肇庆| 兴安盟| 锦州| 招远| 清徐| 赤峰| 基隆| 宁德| 邳州| 安吉| 无锡| 海西| 广西南宁| 天门| 延安| 临猗| 盐城| 定安| 章丘| 北海| 高雄| 韶关| 象山| 五家渠| 乐山| 泸州| 惠东| 东阳| 张家界| 池州| 神农架| 鸡西| 石嘴山| 忻州| 龙口| 芜湖| 朝阳| 黄山| 焦作| 鄂州| 南阳| 贺州| 河池| 丹东| 博尔塔拉| 宿迁| 包头| 湘潭| 汉川| 仁寿| 娄底| 天长| 抚州| 沭阳| 江西南昌| 五家渠| 阳江| 建湖| 咸宁| 文昌| 内江| 大理| 芜湖| 铜陵| 清徐| 朝阳| 六安| 乌兰察布| 黔南| 邹平| 娄底| 海门| 保亭| 张掖| 泸州| 长垣| 喀什| 芜湖| 宜宾| 新泰| 佛山| 简阳| 克孜勒苏| 定安| 五指山| 伊犁| 宣城| 信阳| 保定| 顺德| 乌兰察布| 岳阳| 大庆| 遂宁| 忻州| 永新| 果洛| 玉树| 白银| 玉环| 云浮| 临夏| 黄南| 仁寿| 丹东| 四川成都| 岳阳| 南平| 宜宾| 淮北| 台山| 惠州| 鄂尔多斯| 保亭| 通辽| 海南海口| 甘肃兰州| 晋城| 四平| 博罗| 滨州| 定安| 赤峰| 济源| 五家渠| 桐城| 商洛| 宜都| 白沙| 澳门澳门| 甘南| 包头| 阜新| 抚州| 宜昌| 咸阳| 南平| 保山| 五指山| 牡丹江| 定安| 桐城| 宁夏银川| 咸阳| 正定| 江苏苏州| 娄底| 宁德| 巴彦淖尔市| 永州| 灌云| 楚雄| 防城港| 和田| 三河| 仁怀| 泰州| 玉环| 滨州| 益阳| 长兴| 吐鲁番| 日照| 松原| 包头| 西藏拉萨| 保定| 随州| 瑞安| 宿州| 鞍山| 汝州| 深圳| 正定| 武安| 大丰| 莆田| 南阳| 雄安新区| 延安| 单县| 象山| 图木舒克| 阿勒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