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終有春來時 遂川縣治愈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羅某某吐露感恩心聲
這個春節,我體會最深的一句話就是:沒有哪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哪個春天不會到來。3月5日,經過一個多月在遂川縣人民醫院和江西省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撫生院區接......

劉祖剛、彭煜琳/整理

這個春節,我體會最深的一句話就是:沒有哪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哪個春天不會到來。3月5日,經過一個多月在遂川縣人民醫院和江西省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撫生院區接續治療,我順利出院了!

我叫羅某某,遂川縣碧洲鎮栗頭村人,常年在武漢工作。1月20日,我帶著妻兒驅車返鄉,希望能與家鄉的親人團聚,過個團圓喜樂年。

2

護士為患者送餐 彭煜琳攝

那天,一路上不斷有各地朋友詢問武漢的情況,我當時覺得有些大驚小怪,畢竟我們一家頭天晚上才從宜昌返回武漢,火車站和地鐵一如既往的擁擠和忙碌,但忙中有序,也沒看到什么人戴口罩。我一家人從沒去過什么海鮮市場,也不接觸野味,應該不會被傳染上吧。

1月22日,我感覺很冷很疲憊,有點頭痛,心想,怕是著涼感冒了,就吃了點感冒藥休息了。

23號早晨,情況還是沒什么好轉,就來到縣醫院看醫生。接診醫生聽完我的癥狀描述,又聽說是從武漢回來的,非常重視,立刻安排做CT和相關檢查。CT顯示,我的肺部有些感染,醫生安排先住院再進一步檢查。直到這時,我仍覺得只是普通毛病,應該不會沾染上新冠肺炎病毒。

所以,當人生中第一次看到全副武裝的醫護人員和疾控人員時,我更多感到新奇而不是緊張,因為我一直覺得沒那么背,不可能感染。但不幸的是,我被感染了,被確診為縣里第一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

從1月23日開始,歷時42天的隔離治療,直到今天(3月5日)終于出院回家了。經此劫難,心中百感交集,也由衷地感謝這一路關心支持我、陪我共渡難關的領導、親人、朋友,尤其感謝敬業負責、勇于犧牲的醫務工作者們!

剛被隔離時,我心中非常不安、甚至恐懼??傇谙?,到底什么時候、在哪兒感染的。那時,病毒蔓延勢頭正猛,每天新增人數都比頭天多很多,而治愈出院人數還相對很少,又聽說重癥死亡率很高,而且沒有特效藥,完全依靠個人的免疫力,我一直擔心病情會不會加重,擔心能不能扛過去,擔心妻兒親人會不會被我傳染。

遂川縣人民醫院感染科呂主任看出我心事重重,冒著風險來到病房促膝長談。他的專業水平讓我相信,雖然感染了,但發現得早,只是普通型,安心治療肯定可以痊愈出院。

在他的勸慰下,我放下心來,配合打針吃藥。呂主任帶著科室醫生,每天研判病情進展,不分白天黑夜溝通身體狀況。有時,我半夜不舒服詢問他,也總能第一時間收到回復。

為了樹立信心,也為了打消顧慮,卸下包袱,呂主任請示領導后,特意安排我與上海華山醫院專家視頻交流,專家們也肯定了遂川縣人民醫院的診療方案。在醫護人員一個月左右的精心治療下,肺炎很快康復,可能由于體質原因,多次核酸檢測始終不能轉陰。這是繼知道發病后,我的心理再一次崩潰。

呂主任再次穿上防護服進入病房,與我深入溝通,并積極支持轉尋中醫治療。在他的安排下,順利轉入江西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借助中醫終于戰勝了病毒。

在這里,我首先要感謝家鄉的醫生護士,如果不是他們,敏銳發現了潛伏在我身上的病毒,如果不是他們精心治療,控制了病情沒有發展成重癥,后果不堪設想。這些可敬的護士都比我年輕很多,大多是90后,接近00后,在家里都是心肝寶貝、掌上明珠。但面對我這高傳染性的病人,沒有絲毫退縮,每天為我打針送藥,還要送飯、打掃衛生。呂主任的微信名是醫者仁心,我覺得這正是醫護們的真實寫照!祝他們工作順利,一生平安!

以前,我與醫護人員打交道不多,這次,是人生中第一次住院,與護士們近距離接觸。剛開始時,我讓她們沒事可去護士站休息,有事再叫,但她們總守在走廊外。后來才知道,是因為防護服很緊張,出去了又得換新的,會造成浪費,一旦穿上,就要堅持值守直到換班的人來。

這一個多月相處,真心覺得護士們不容易,病房里的活又臟又累,但她們毫無怨言,每天都穿著密不透風的防護服忙里忙外,連水也不能喝,廁所也不能上,我心情煩躁,她們總輕言細語寬慰,用積極陽光的心態感染我。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她們真是最可愛的人!

也要感謝醫院領導對我的關心和重視,聽說醫院每天都要開例會研判討論我的病情,讓我十分感動!感謝化驗、放射科和其他科室醫生對我的關照,我的康復也離不開他們耐心細致的工作!

感謝醫院后勤部門的工作人員們!討厭的病毒讓我常常沒有胃口,他們會不厭其煩地為我開小灶,耐心詢問我想吃什么??偸菫槲覝蕚湄S盛的食物,而我,常常吃不完而辜負了他們的美意。

感謝疾控部門、防疫指揮部門和政府相關部門為防控疫情付出的辛苦努力!家人隔離期間,受到了無微不至的關照,全家人常常心懷感恩!

病毒無情,雖然肉眼看不見,但當它落到個人身上時,卻如同一座大山壓得喘不過氣來。

這42天抗擊病毒的經歷,讓我感到非常慶幸,慶幸生在中國,有全國一盤棋的統籌應對,有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互相扶持;慶幸沒有因為來自疫區而受歧視,反而得到了家鄉人民的熱情關照和真誠幫助。

雖經萬般苦,終到春來時。我感恩我是中國人,是遂川人!等到疫情過后,春暖花開,期待能與這些日子支持幫助過我的各位醫生、護士、領導、親朋們,相約黃鶴樓下,同游東湖美景,共賞珞珈櫻花!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唐山| 怀化| 临汾| 永新| 河北石家庄| 临沧| 乌兰察布| 海安| 嘉善| 武威| 昌都| 泰安| 遂宁| 果洛| 景德镇| 吐鲁番| 雄安新区| 兴化| 芜湖| 如东| 林芝| 牡丹江| 宜宾| 阳泉| 泰兴| 吴忠| 台山| 白银| 日照| 神农架| 金昌| 平潭| 防城港| 渭南| 鹤岗| 武安| 日喀则| 改则| 海安| 兴安盟| 顺德| 周口| 神木| 陕西西安| 安吉| 深圳| 朔州| 阿拉善盟| 运城| 濮阳| 石河子| 阜新| 红河| 宿迁| 东阳| 绥化| 宜都| 溧阳| 广元| 屯昌| 盐城| 嘉兴| 黑龙江哈尔滨| 泰州| 玉溪| 泗阳| 库尔勒| 哈密| 鞍山| 邯郸| 泗洪| 辽宁沈阳| 巴中| 黑河| 余姚| 襄阳| 平潭| 达州| 大兴安岭| 新乡| 十堰| 南京| 铜陵| 瓦房店| 象山| 梅州| 内江| 淮北| 昌都| 启东| 桂林| 防城港| 清远| 潜江| 伊犁| 庆阳| 阿勒泰| 天长| 大丰| 淮北| 白银| 淮北| 石嘴山| 沧州| 邹平| 哈密| 葫芦岛| 汕头| 琼海| 果洛| 承德| 伊犁| 呼伦贝尔| 保定| 鄂州| 日喀则| 宜宾| 烟台| 邹平| 海拉尔| 建湖| 台南| 吉林长春| 寿光| 漳州| 廊坊| 湖南长沙| 泉州| 阜新| 邯郸| 燕郊| 濮阳| 新疆乌鲁木齐| 内蒙古呼和浩特| 泸州| 灵宝| 晋城| 贵港| 宜都| 莆田| 万宁| 武威| 温岭| 海西| 包头| 海拉尔| 红河| 莒县| 莒县| 大兴安岭| 昆山| 陵水| 雅安| 那曲| 绵阳| 余姚| 百色| 揭阳| 燕郊| 吉林长春| 金昌| 青海西宁| 本溪| 揭阳| 塔城| 包头| 新余| 淄博| 晋江| 金昌| 朔州| 安顺| 安岳| 临猗| 日喀则| 安阳| 高密| 福建福州| 黔东南| 昌都| 丹阳| 秦皇岛| 临沧| 开封| 包头| 黔西南| 鄂尔多斯| 常州| 运城| 韶关| 吉林| 平凉| 陕西西安| 荆州| 大兴安岭| 新泰| 阜新| 白沙| 泉州| 海北| 仙桃| 辽源| 邵阳| 梧州| 商洛| 六安| 随州| 招远| 昌都| 山东青岛| 新泰| 广安| 河源| 改则| 南安| 松原| 琼海| 清徐| 三明| 东营| 吉林长春| 抚顺| 梧州| 大丰| 黔西南| 长垣| 台南| 武威| 保定| 云浮| 湘潭| 广元| 固原| 四川成都| 抚州| 广安| 吴忠| 绥化| 长治| 泰州| 库尔勒| 潮州| 迪庆| 驻马店| 巢湖| 安吉| 湘西| 大连| 广元| 偃师| 衢州| 乐山| 巴音郭楞| 辽阳| 燕郊| 日照| 无锡| 亳州| 淮北| 铜川| 梧州| 大兴安岭| 无锡| 运城| 宁德| 牡丹江| 泗洪| 鸡西| 嘉善| 莆田| 宿迁| 酒泉| 海宁| 兴安盟| 毕节| 淮南| 丽江| 本溪| 广西南宁| 白银| 宜宾| 天水| 姜堰| 锦州| 丹东| 温州| 齐齐哈尔| 乌兰察布| 巴中| 绍兴| 巴彦淖尔市| 新余| 库尔勒| 台北| 昌吉| 莒县| 澄迈| 涿州| 东台| 荆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