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鄉村闖天下
明代《安福叢錄》中記載了大儒名臣彭華的一句話,說安?!吧藤Z負販遍天下”。其實,用來描述整個吉安也恰如其分。

     

安??h塘邊文明坊

     

安福洲湖塘邊村八棟屋巷道  

■李夢星

明代《安福叢錄》中記載了大儒名臣彭華的一句話,說安福“商賈負販遍天下”。其實,用來描述整個吉安也恰如其分。我近些年來看過不少族譜,發現幾乎相同的一個現象,就是“吊線圖”中有的人只記第幾世某某“商湖廣”“寓貴州”等,稍微詳細點的還會寫“商湘東某某縣”等,以下便無記載。有的譜中如此記載很多,如我村是個千年大村,分八房,其中有一房現在只三四戶,可譜中記載明清時外遷“商”某處的有30多人,至今不知繁衍多少后裔了。

我近十多年來受有關單位之邀做傳統村落調查和申報,也寫過好幾個古村的書,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好多村里人都介紹說,前輩以前大多是出門做生意的,在家真正作田的只有“三戶半”。家里的田怎么種呢?請長工短工種。“三戶半”只是個約數,表示種田的人少的意思。“三戶半”種田,其他都在經商或做工,青原區渼陂村民是這樣說的,吉州區釣源、盧家洲、文石、臘塘、丁塘村的人都是這樣說,安福塘邊、吉水燕坊和雙元村等村民也是這樣說。說明至少從明代中晚期到民國初年三百多年間,吉安大量的青壯年走出家門,經商做工創業,積累了財富后有的回到家鄉修祠建房,有的就在外地定居。

吉安商賈遍天下的現象是怎么形成的呢?首先跟我前文介紹的兩次大移民有關。明初連續幾十年的大規模的“江西填湖廣”,清代初年因戰亂導致的“湖廣填四川”兩次大移民,是朝廷實施的強行政策,吉安不少人被迫遷移到西南各省。這些移民們多是年青力壯者,遷到了新的地方居住,為了生存只得奮力勞作,有的便經商做起了生意,還有不少是“挾技藝以經營四方”的手工業者。他們父母和諸多的族親仍在老家,于是與故鄉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來往于江西與湖廣地區。其次,明代中期以后,地方官僚地主大量兼并土地,有的農民無田可耕。人口增長較快的吉安,人多田少的矛盾日趨嚴重,而且稅賦很重。有的青壯年不滿足于土地耕耘所得的收獲,在家鄉也無用武之地,就決心走出去謀生,多掙點錢養家糊口。他們追逐著大移民潮的余波,去尋找早在湖廣川滇定居的族人和鄉親,捎去家鄉的土特產,投親靠友,做點小生意,再把那邊的特產捎回家鄉賺點小利。待積累了一定資金,便在外地開店經營,再結幫成伙,擴大規模,向周邊擴展。

還有,清代統治者嚴格控制漢人科舉入仕,還大興文字獄打擊迫害文人。宋明兩代文化興盛的吉安進入清代科舉明顯衰落,吉安不少學子覺得科舉無望,就紛紛棄儒經商。他們受過儒家思想熏陶,能較好處理義利關系,因而有的成為卓有成就的儒商。

更殘酷的原因,是太平天國戰爭時期,清軍和農民起義軍在吉安打了七八年的拉鋸戰,經濟和文化受到了重創,有的村落遭到毀滅性的打擊。不少農民為避戰亂,紛紛離家投奔已在西南創業的鄉親,有的便學習經商辦廠。

從明代中期到民國初年三百多年間,吉安無數的青壯年向以西南為主的外省遷移,經數代創業發展,湖南衡陽和茶陵、廣西桂林、湖北武漢等地,竟然出現了“吉安一條街”;在云南、貴州、四川的不少邊遠城鎮,也有吉安商人的足跡,形成了龐大的商人集團。至今,仍有大量先祖為吉安籍的后人在西南經商從政,其中不乏名商高官。

安福洲湖鎮塘邊村劉氏是經商致富的典型代表。劉氏明代后期始在吉安、贛州、袁州等地經商,形成家族式的商人團體。到清初,塘邊人在吉安城中開的商鋪店號連接成一條長街,食油業、典當業幾乎被劉氏商戶把持。清雍正年間,塘邊富豪劉克紹在吉安城永叔路開的“同源金號”為“望郡”首家,其資本無他號可抗衡。塘邊商人并不滿足在本地經營,把視野拓寬,經商生意不僅遍及湘、鄂、桂等鄰省,還遠涉到大西南邊地直至東南亞。清代初期始,塘邊人在四川涼山州、鹽源、宜良等縣開發鹽產,經營鹽業的商戶達百余家,商人有數百之眾;在云南臨安府經營百貨綢緞布匹的商人遍及各州縣。從商者往往是家族鄰里相互帶動,商戶之家子孫相承,成為當時“江右商幫”的重要成員。

他們把經商積累的資金,拿出很大一部分在家鄉大興土木,修造4個建筑群,總面積超過1.2萬平方米,以濟美堂、致美堂、滋德堂、繼美堂為中心擴展。其中“滋德堂”又稱文明坊,是最大的建筑群,內有民居24幢,縱橫數十條大小一致的巷道。每個群落,是一個有著血緣關系、累世同居的大家庭?;丶议]門,各家各戶自成一體;離家外出,則同開一扇大門進出。如今,走進這座中國傳統村落和歷史文化名村,可感受到昔日的富有和經商創造的輝煌。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铜陵| 宜春| 汝州| 涿州| 江西南昌| 乌海| 广安| 张家界| 赤峰| 来宾| 新泰| 雄安新区| 雅安| 濮阳| 大庆| 十堰| 六盘水| 鹤壁| 宜昌| 三明| 诸城| 日土| 辽源| 大庆| 商洛| 武夷山| 义乌| 三河| 日喀则| 曲靖| 垦利| 昌吉| 喀什| 承德| 鹰潭| 赣州| 淄博| 五家渠| 长葛| 吴忠| 东海| 恩施| 绍兴| 巴彦淖尔市| 宁德| 赤峰| 博罗| 株洲| 绵阳| 天长| 陇南| 蓬莱| 靖江| 内江| 诸城| 吴忠| 芜湖| 和田| 白山| 中卫| 常州| 枣阳| 平凉| 阳江| 信阳| 宜都| 襄阳| 三亚| 台北| 安顺| 德清| 玉溪| 明港| 阿里| 海西| 灌南| 宜昌| 张家界| 随州| 桓台| 新余| 白银| 甘南| 荆门| 深圳| 博尔塔拉| 库尔勒| 温岭| 和田| 台湾台湾| 沛县| 象山| 株洲| 武安| 锡林郭勒| 海南海口| 曲靖| 佳木斯| 鄂尔多斯| 韶关| 内江| 来宾| 湛江| 来宾| 铜陵| 台南| 沭阳| 临沧| 吉林| 抚州| 金华| 四平| 玉环| 黔东南| 承德| 武威| 安阳| 贵港| 清徐| 阳春| 绥化| 霍邱| 阿拉善盟| 醴陵| 清远| 黑河| 东方| 台湾台湾| 河池| 德阳| 南平| 阿勒泰| 垦利| 南京| 和县| 东海| 象山| 雅安| 阿坝| 遵义| 甘孜| 喀什| 吉林长春| 安阳| 大庆| 如东| 陇南| 图木舒克| 山西太原| 遵义| 金昌| 温州| 孝感| 朔州| 邹城| 芜湖| 三亚| 齐齐哈尔| 阳春| 阿坝| 韶关| 巢湖| 乳山| 鄂州| 三明| 无锡| 茂名| 鞍山| 阿拉尔| 邹城| 镇江| 莒县| 克孜勒苏| 三亚| 邯郸| 四川成都| 滕州| 淮安| 十堰| 潜江| 扬中| 吉安| 新乡| 安徽合肥| 辽宁沈阳| 株洲| 果洛| 芜湖| 东方| 招远| 瓦房店| 宜昌| 唐山| 醴陵| 保定| 克拉玛依| 克孜勒苏| 惠州| 濮阳| 河源| 安岳| 巢湖| 扬中| 滨州| 神农架| 河源| 陕西西安| 沭阳| 锡林郭勒| 兴化| 蓬莱| 晋中| 苍南| 霍邱| 武威| 莒县| 嘉峪关| 乳山| 揭阳| 信阳| 葫芦岛| 扬州| 荆门| 黔东南| 柳州| 长葛| 台湾台湾| 基隆| 芜湖| 乌兰察布| 常德| 通化| 通化| 福建福州| 天水| 博罗| 莱芜| 山东青岛| 广西南宁| 曲靖| 南通| 灌南| 天水| 仁寿| 大同| 庄河| 衡阳| 上饶| 湛江| 自贡| 南通| 邹城| 宜都| 湛江| 辽宁沈阳| 黄石| 湖北武汉| 连云港| 赵县| 北海| 如东| 聊城| 烟台| 新沂| 济宁| 嘉善| 中卫| 海宁| 衡阳| 达州| 酒泉| 桂林| 衡阳| 海宁| 韶关| 黄南| 宝应县| 临汾| 延安| 郴州| 商丘| 灌南| 咸宁| 醴陵| 鹤岗| 大连| 渭南| 驻马店| 图木舒克| 博罗| 鸡西| 海西| 禹州| 天水| 枣阳| 永新| 廊坊| 黔南| 柳州| 建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