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州窯和景德鎮
這是個有些敏感又為難的話題。因為我在許多場合,都聽過主持者或導游自豪地介紹說“先有吉州窯,后有景德鎮”,我聽了總覺得有些別扭和尷尬,尤其是有外來領導和......

     

吉州窯釉下彩繪梅竹紋梅瓶

     

吉州窯龍窯  

■李夢星文/圖

【經濟篇】

這是個有些敏感又為難的話題。因為我在許多場合,都聽過主持者或導游自豪地介紹說“先有吉州窯,后有景德鎮”,我聽了總覺得有些別扭和尷尬,尤其是有外來領導和學者在場時更是如此。說者以為這是榮光,可有的聽眾往往是當做笑談,不以為然。怎么理解這句在吉安流傳很廣的話?是民間傳說還是史實呢?

景德鎮是世界聞名的瓷都,是官窯,至今火紅;吉州窯也曾是著名的陶瓷生產基地,是民窯。古窯場停燒幾百年了,兩者不在相同的等次上,不好比較。那誰先誰后?先說吉州窯吧,并不是自古以來就產陶瓷。那是隨著西晉永嘉之亂、唐末大動蕩和北宋的皇帝被金人抓走,大量的北方士民南遷,文化重心南移,許多窯工匠人在贛江中游一帶定居后,就在水運便利又產瓷土的永和鎮重操舊業,生產陶瓷謀生。據考古發掘證實大約創燒于唐代晚期,到了兩宋達到鼎盛。景德鎮卻早在南北朝時期的陳朝(557—579)就開始創燒了,到北宋景德年間因瓷設鎮,已有較大規模。景德鎮始燒時間比吉州窯早了遠不止一百年,誰先誰后沒必要去討論。

可為什么又有“先有吉州窯,后有景德鎮”的說法呢?先要從生產技藝的交流方面去理解。企業為了發展,為了適應市場的需求,必須不斷學習借鑒先進技術,吸收成功的經驗,在此前提下創新創造,才有生命力,古今同理。吉州窯也是如此,吸收了各地的燒制技藝。從出土的大量文物中,可見與各名窯之間互相交流技藝的痕跡。比如,曲陽的定窯享有較高的地位,不少窯場紛紛模仿其生產技術。影響最廣的一項燒造方法叫復燒,就是將多件陶坯放在一個匣缽上燒。這項技術傳入江西后,吉州窯學習了復燒法,并進一步改進。河北邯鄲磁州窯彩繪瓷藝術對吉州窯產生了深遠影響,但對工藝也進行了改進,創造了釉下彩繪。福建建甌鎮的建窯,黑釉盞很有名氣。吉州窯的兔毫斑、鷓鴣斑、玳瑁斑茶盞的制作工藝,受到建窯結晶黑釉油滴、兔毫技術的影響。景德鎮也是如此,初期也以仿制其它窯口為主,以白瓷為特色,吉州窯則以黑瓷為特色。宋末元初,景德鎮因為青花瓷的產生而迅速成為全國制瓷中心。不少學者認為,景德鎮青花的產生得益于吉州窯成熟的釉下彩繪技術。著名學者蔣玄佁說:“南方系統中的彩繪瓷是吉州窯創始的,只有發明了釉下彩繪,才有青花彩繪的可能。”各名窯之間相互學習借鑒,吉州窯的工藝對景德鎮的發展產生一定影響,這是毋庸置疑的,但不是誰先誰后的關系。

其次,是工匠的流動。正像如今市場前景廣闊、經濟效益高的企業會吸引更多的人才一樣,古代的支柱產業陶瓷生產,也會使工匠流向逐步興盛的景德鎮。宋景德年間,景德鎮由于發現了高嶺土,成為官窯,元明兩代發展很快,規模更大。而吉州窯卻在元代后逐漸衰退,到了明代初年基本停燒。原因有缺少粘土資源、產品適應不了市場、稅收太重、瓷坯入窯后變成玉工匠怕得罪神靈和犯上、窯工追隨文天祥抗元遭屠殺、元軍毀窯等多種說法,不一而足。反正是工匠沒法制陶了,就到景德鎮去謀生,隨之也帶去了工藝。如《唐氏肆考》云:“景德鎮初多永和陶工。”明末學者朱琰在《陶說》中引用吉安太守吳炳《游記》里的記載:“相傳陶工作器,入窯后變玉,工懼事聞于上,封穴逃之饒,今景德鎮故多永和人。”我還聽說直至20世紀七八十年代,景德鎮陶瓷生產企業,好些中層干部和技術骨干祖籍吉安或永和鎮,不知是否真的?吉州窯的工匠去景德鎮“打工”,輸入了技術,也推進了發展,這是事實;可因此說比景德鎮“先”,就不太合理。有的文獻里也有“先吉州后饒州”的記載,“饒”就是饒州,現在的上饒市,景德鎮所在地。但這里說的不是燒造時間的先后,說的是某項工藝,要看上下文,不能斷章取義。

于是,我認為,“先有吉州窯,后有景德鎮”只是民間版本,有一定的歷史淵源,但實際上兩者之間是相互學習促進的關系,不是時間先后的問題。當然,在茶余飯后,在民間說說也無妨。如果在正式的對外接待場合,尤其是對專家學者和重要官員,還有在政府宣傳推介文本中的“官宣”,不這樣說為妥。

吉州窯有很多輝煌之處,何必去蹭世界名窯景德鎮的熱度,去“借勢”揚名呢?弄得不好還適得其反,惹人譏嘲,何必呢?還是講好自己的故事吧。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渭南| 禹州| 齐齐哈尔| 江西南昌| 海拉尔| 兴化| 林芝| 吕梁| 海南| 辽宁沈阳| 邹城| 晋中| 云南昆明| 通化| 阳春| 河南郑州| 亳州| 崇左| 池州| 莒县| 丹阳| 武夷山| 朔州| 随州| 本溪| 临汾| 忻州| 阿克苏| 项城| 南阳| 长治| 临猗| 平顶山| 庆阳| 乌海| 吉林| 吴忠| 扬州| 安阳| 福建福州| 黄石| 库尔勒| 安吉| 曹县| 阿拉尔| 山东青岛| 呼伦贝尔| 招远| 本溪| 昌吉| 巴中| 宜宾| 石狮| 渭南| 吐鲁番| 定州| 辽源| 新余| 洛阳| 巴音郭楞| 潮州| 淮北| 邵阳| 阿坝| 曲靖| 陵水| 黄冈| 宁国| 广州| 中卫| 清远| 吴忠| 天门| 通辽| 鞍山| 郴州| 来宾| 三沙| 湖北武汉| 宝鸡| 库尔勒| 定西| 馆陶| 汝州| 临夏| 三门峡| 平凉| 滕州| 黔东南| 日土| 常德| 汉中| 泰兴| 中卫| 湛江| 保定| 潍坊| 金昌| 丹东| 廊坊| 乌兰察布| 石狮| 灌南| 平顶山| 林芝| 肇庆| 广州| 锦州| 百色| 大连| 榆林| 洛阳| 燕郊| 鸡西| 庄河| 克拉玛依| 灌南| 日土| 延边| 景德镇| 泗阳| 衡水| 清远| 云南昆明| 鄢陵| 渭南| 延安| 河南郑州| 陇南| 大庆| 梧州| 上饶| 余姚| 孝感| 乌海| 南平| 台山| 海东| 桂林| 海丰| 承德| 德宏| 黄石| 兴安盟| 宁德| 南充| 鹤壁| 象山| 临沧| 黄石| 十堰| 和县| 寿光| 开封| 海丰| 甘肃兰州| 乳山| 焦作| 锦州| 安阳| 玉林| 江西南昌| 顺德| 南阳| 徐州| 眉山| 三沙| 株洲| 燕郊| 三亚| 香港香港| 大同| 喀什| 辽宁沈阳| 定西| 海门| 玉林| 琼中| 株洲| 菏泽| 霍邱| 海宁| 聊城| 丽江| 韶关| 荣成| 东海| 沛县| 酒泉| 禹州| 瑞安| 海拉尔| 周口| 辽宁沈阳| 临沂| 宁波| 长葛| 昭通| 云南昆明| 湛江| 泉州| 南充| 丽水| 厦门| 广饶| 随州| 池州| 常德| 阿拉善盟| 丽江| 绥化| 长垣| 张掖| 辽宁沈阳| 滨州| 仁寿| 江苏苏州| 白山| 公主岭| 桓台| 阿克苏| 滨州| 潜江| 巴彦淖尔市| 百色| 邹城| 益阳| 长垣| 石嘴山| 本溪| 义乌| 德宏| 池州| 项城| 盘锦| 宝鸡| 大庆| 黔东南| 济源| 阿里| 鹰潭| 诸暨| 邹城| 日喀则| 营口| 大庆| 五家渠| 新余| 新泰| 随州| 日土| 威海| 五指山| 汕头| 南充| 定州| 克拉玛依| 巴中| 济宁| 石狮| 孝感| 基隆| 马鞍山| 保定| 滕州| 泗洪| 和田| 永州| 四川成都| 燕郊| 公主岭| 克拉玛依| 广元| 达州| 单县| 鄂尔多斯| 泉州| 咸宁| 芜湖| 阿里| 江苏苏州| 伊春| 湛江| 通化| 保定| 克拉玛依| 仁怀| 鹤壁| 文山| 梅州| 公主岭| 菏泽| 杞县| 济宁| 武威| 东营| 鄂尔多斯| 天门| 东台| 抚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