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建“便橋”遲遲未拆引爭議 吉安縣萬福鎮:已申請建新橋
一座惠民橋的建成是人們眼里的“暖心橋”;一座違建橋拒不拆除也可能變成人們心中的“寒心橋”。近日,有吉安縣萬福鎮村民向記者反映,在該鎮同江河畔,有一座違......

◎文/圖記者付睿

一座惠民橋的建成是人們眼里的“暖心橋”;一座違建橋拒不拆除也可能變成人們心中的“寒心橋”。

近日,有吉安縣萬福鎮村民向記者反映,在該鎮同江河畔,有一座違建橋遲遲未能拆除。

“明明已經下達了拆除通知,拆除時限也過了,為何相關部門對整改通知置若罔聞?”不僅如此,村民還告訴記者,違建方7月30日又在對此便橋周邊進行加固,“難道不拆了?責令拆除文件成擺設了?”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違建“便橋”

公司擅自建便橋 影響行洪殃及農田

“一塊吉安市市級河長制公示牌的旁邊建了一座違建橋。”2019年8月6日,在吉安縣萬福鎮同江河留田段,萬福鎮塘東村村委會桐家村村民劉福(化名)對眼前的“違和感”表示無法理解。

萬福鎮留田村和桐家村村民提供的一封聯名信道出了他們的心聲:要求拆毀同江河留田段的這座違建涵洞便橋。

事情的起因還要從幾年前,吉安縣華都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都實業公司)取得留田村陶瓷土礦開采權說起。

據桐家村部分村民介紹,4年前,華都實業公司開始開采陶瓷土,運輸瓷土的車輛一直是從他們村莊通行,后來由于車輛噪聲太大等原因被該村村民制止。不久后,華都實業公司便在同江河上造了一座“涵洞橋”。

“河里放置8個通水涵管,再鋪上水泥。”劉?;貞浾f,“就這樣搭起了一座橋。”

橋建好后,周圍的村民喜憂參半。劉福稱,有時村民會走這座橋,算是提供了便利,但由于這座橋建設得極不規范,嚴重阻礙了水流,導致行洪不及時,之后的幾年里,每當汛期來臨,周邊的農田就會被淹。

2019年8月6日上午,在村民的帶領下,新法制報記者來到了這座橫跨同江河的“涵洞橋”。記者看到,原本百米寬的河道到了這座橋處,被“壓縮”成了30余米寬,以橋連通兩岸。該橋寬約3米,水下由8個涵洞組成,下游涵洞口水流湍急,該橋上下游水位差距在30厘米左右,周邊沒有防護措施。

據東塘村一村民介紹,2014年以前雖然汛期也會漲水,但不會像橋建好后那樣年年淹沒農田,而且退水緩慢。

該村民還告訴記者,便橋建好后每年涉及被淹的土地有幾十畝,行洪不及時致農田遭到不同程度的減產絕收損失。

被責令拆除恢復原狀

記者查詢到,華都實業公司成立于2014年07月07日,注冊地位于吉安縣敦厚鎮,法人代表為潘某。經營范圍包括礦產品銷售、市政服務、國內貿易。

由于村民的投訴,今年3月初,吉安市水利局經調查了解后作出回復稱,吉安縣華都實業公司于2014年通過公開競拍方式取得了萬福鎮留田村陶瓷土礦開采權,為了貨物運輸的需要,未向水利和交通行政部門申請,于2015年7月擅自在同江水與高田水兩江交匯的下游百米處修建了一座涵洞便橋。

新法制報記者還注意到一份由縣水利局于2019年3月11日向萬福鎮下發的《吉安縣防洪抗旱指揮部關于同江河萬福段防汛整改的通知》(吉縣防汛字【2019】7號)文件。該通知載明,吉安縣華都實業公司為便于往返兩岸,在河道隨意埋設涵洞、建有跨河便橋(約3米寬)、便橋壅水致河水沒橋而下,嚴重阻礙河道行洪,直接威脅到河岸安全和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為確保度汛安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防洪法》、《江西省河道管理條例》,特別要求整改如下:一、于3月20日前責令原建設單位拆除河道涵洞便橋,并恢復原狀;二、將整改落實情況于3月20日前書面報縣防辦。若確有交通運輸建橋需要,請依法依規按程序申建。

“明明寫著3月20日拆除到位,為何違建橋現在還在呢?”留田村民趙田(化名)說,“不僅如此,違建方7月30日又對便橋周邊進行了加固。難道不拆了?責令拆除文件成擺設了?”

決定保留作為“便民橋”?

8月6日下午,新法制報記者前往萬福鎮人民政府了解情況。該鎮黨委副書記肖烈義向記者證實,該鎮確實收到了《吉安縣防洪抗旱指揮部關于同江河萬福段防汛整改的通知》。他坦言,該橋確實有阻水情況,且行洪不及時導致靠近河道的桐家村農田被淹。

對于未按拆除期拆除一事,肖烈義沒有否認,但稱是有原因的。

據其介紹,由于華都實業公司開采的環保審批手續一直沒有完善,吉安縣環保局于2019年6月6日對該公司未取得環境影響評價手續擅自開工建設的行為作出了2.4萬元的行政處罰。“目前,該公司一直處于停工狀態,沒有正式生產,故該涵洞橋基本是用于附近幾個村的村民通行。”肖烈義說,萬福鎮政府一直在協調處理,但由于留田村村委會及部分群眾反映該橋方便農田耕作生產和通往部分山地、產業扶貧基地,聯名要求保留該橋。這一說法,得到了留田村王姓會計的證實。

王會計稱,該橋高度雖然與桐家村民農田相近,但留田村農田高于該橋,留田村農田被淹,橋不是直接原因。

“若沒有這座橋到留田村扶貧產業基地,村民只能繞道9公里,經過萬福、麻塘村,到達對岸,進行耕種和收割。”肖烈義說,“有8名鎮人大代表聯名要求保留該橋,鎮政府結合實際綜合分析,建議保留該橋。”

采訪中,桐家村和留田村部分村民卻告訴記者,決定保留違建橋作為便橋使用,并沒有經過他們的同意。而且,距該“便橋”百米處還有一座塘東橋可通行。

當記者詢問是否有橋附近村莊村民代表大會的相關會議紀要時,肖烈義沒有正面回答。“塘東村村委會的姜家自然村到村委會本來直線距離不到2公里,若走塘東橋需繞道8公里才能到達塘東村村委會。”肖烈義說。

在一個上午的采訪當中,記者沒有看到村民通行該“便橋”。記者前往河對面的羅汾村,一些村民表示,因開采灰塵太大,他們不愿意走此“便橋”,而且便橋沒有防護措施,小孩行走此橋太危險。

對此,肖烈義表示,是因為天氣太熱才沒有人過橋。

協調會要求2020年汛期前拆除到位

工作;二是萬福鎮政府盡快依法依規向有關部門申請立項,新建一座橋梁,由縣交通運輸局現場勘查評估投資,并委托縣發改委立項,華都實業公司承諾承擔部分建設資金,各方齊心協力,爭取早動工、早建成、早受益。

肖斌還透露,在此期間,關于“便橋”的安全問題,他會督促當地鎮政府做些警示設施。

對于該橋不拆除留作便民橋的說法,吉安縣水利局并不認可。吉安縣水利局局長肖斌表示,該涵洞便橋為違建橋,一定要拆除。

肖斌表示,該局4月26日、6月27日、7月2日多次實地督促萬福鎮政府抓好整改落實,并按要求將整改書面報縣防辦。

肖斌同時表示,近日,該縣分管副縣長要求水利局牽頭,并在2019年8月1日下午,召集萬福鎮政府、縣交通運輸局和華都實業公司等單位在縣水利局召開了涵洞便橋拆除工作協調會。該橋的修建違反了相關法律法規,群眾反映強烈,但為兼顧群眾生產生活方便決定擬定新的解決辦法。

據了解,此次會上達成以下共識:一是鑒于此橋確實能夠極大方便群眾生產生活,暫時保留該橋,但必須在2020年汛期前拆除到位,避免妨礙明年的防汛

    鎮政府:已申請開建一座新橋

7日,新法制報記者收到了一份由肖烈義發來的萬??h人民政府關于要求對萬福鎮桐家橋(新橋)進行立項的申請報告。

報告顯示,華都實業公司愿意捐資修建該橋,并達成初步協議,在工程完工驗收合格后,無償移交給當地政府管理和維護保養。同時,為確保建橋施工便利,現有涵洞便橋予以保留通行,等到新橋建成通車后,確保在2020年汛期前按要求清理拆除。

報告還顯示,擬新建橋的橋梁長約60延米,橋面凈寬0.5+5.5+0.5米,項目投資估算約300萬元、受益人口達1.5萬人。

記者多次與華都實業公司負責人劉小勇聯系,對方均以信號不好為由掛斷電話。

江西宏正律師事務所律師高鵬稱,村民若認為違建涵洞橋的架設導致村民遭到不同程度的減產絕收損失,可按照民事訴訟法的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并承擔關于該違章橋與農作物減產絕收存在因果關系的舉證責任。如果村民覺得“打官司”太麻煩,也可以嘗試以下兩種相對簡便的方式:一是向鄉鎮人民調解委員會申請人民調解;二是按照《水法》第57條的規定申請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或者其授權的部門調解。調解不成的,村民還是可以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高鵬認為,對于該違章違建涵洞橋是否能作為“便橋”保留至新橋建設后再拆除的問題,應當由該涵洞橋的建設方依法向當地水利部門按程序進行申請,得到批復后才能予以保留,否則就必須予以拆除,再重新審批建便橋。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吴忠| 河南郑州| 项城| 曲靖| 吐鲁番| 深圳| 朔州| 启东| 丹东| 溧阳| 蚌埠| 平凉| 吴忠| 德宏| 丹阳| 天水| 诸城| 仙桃| 宣城| 临夏| 恩施| 淮南| 丹东| 邢台| 阿克苏| 宁波| 永康| 博罗| 武夷山| 阿拉尔| 乐清| 滨州| 定安| 张掖| 如皋| 大庆| 内蒙古呼和浩特| 徐州| 淮南| 宁波| 万宁| 萍乡| 东阳| 明港| 衡阳| 茂名| 喀什| 鄂州| 宿迁| 邯郸| 台湾台湾| 平潭| 建湖| 博尔塔拉| 山东青岛| 阳江| 长葛| 十堰| 顺德| 昌都| 吉安| 龙岩| 肥城| 齐齐哈尔| 安庆| 章丘| 安庆| 天门| 宁国| 长治| 鹰潭| 盘锦| 昆山| 松原| 天长| 莱芜| 汉川| 遵义| 延边| 无锡| 七台河| 潍坊| 朔州| 庄河| 海东| 汉中| 瑞安| 深圳| 辽源| 神木| 河北石家庄| 来宾| 莆田| 通化| 晋城| 东阳| 晋江| 乐山| 伊犁| 枣庄| 和县| 白银| 哈密| 新乡| 辽源| 苍南| 赣州| 日土| 岳阳| 吕梁| 四平| 海拉尔| 昌吉| 安吉| 泰兴| 南通| 乌兰察布| 章丘| 温州| 襄阳| 随州| 新余| 渭南| 临汾| 辽阳| 山东青岛| 巴音郭楞| 宁波| 济宁| 北海| 咸阳| 海门| 天门| 辽宁沈阳| 株洲| 泰州| 铁岭| 建湖| 汉中| 武夷山| 甘孜| 葫芦岛| 天水| 图木舒克| 铜川| 北海| 库尔勒| 扬州| 日喀则| 渭南| 临汾| 乌兰察布| 博尔塔拉| 淮安| 长垣| 德清| 河北石家庄| 靖江| 岳阳| 涿州| 固原| 济南| 威海| 镇江| 漳州| 秦皇岛| 梅州| 大连| 天水| 黄冈| 西双版纳| 东莞| 天水| 朔州| 淮北| 安阳| 项城| 孝感| 黔东南| 乐清| 南通| 铜仁| 德阳| 通辽| 吉林| 抚顺| 湖州| 吉林| 湛江| 焦作| 随州| 通辽| 龙岩| 琼中| 武威| 伊犁| 廊坊| 雅安| 贺州| 防城港| 防城港| 三明| 昆山| 武威| 来宾| 溧阳| 仙桃| 青州| 定西| 赵县| 海门| 大丰| 丽江| 永新| 芜湖| 三亚| 大连| 朔州| 天水| 果洛| 威海| 江苏苏州| 海南| 甘孜| 德阳| 项城| 鞍山| 海门| 烟台| 东方| 馆陶| 台山| 邹平| 周口| 泗阳| 玉环| 怀化| 乳山| 巢湖| 神木| 唐山| 吉林| 博罗| 朝阳| 台中| 崇左| 日喀则| 曲靖| 盘锦| 韶关| 邳州| 黔西南| 玉环| 曲靖| 明港| 湖州| 高雄| 大庆| 眉山| 邵阳| 烟台| 阳泉| 阿拉尔| 嘉兴| 简阳| 吐鲁番| 中卫| 永新| 江门| 仁寿| 和县| 青海西宁| 鄂尔多斯| 山南| 公主岭| 江西南昌| 济宁| 钦州| 南京| 靖江| 库尔勒| 三河| 庄河| 临夏| 金华| 崇左| 云南昆明| 保山| 周口| 宜宾| 内江| 蚌埠| 德州| 邳州| 临沂| 萍乡| 葫芦岛| 武威| 新沂| 嘉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