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紅心杉木結緣
地處中亞熱帶氣候中的吉安,自然資源豐富,森林植物種類繁多,僅木本植物就至少有1400多種,不乏銀杏、金絲楠、紅豆杉等珍稀樹種,更多的是松、杉等常見的用材林......

     

遂川白水仙林區  

■李夢星

【經濟篇】

地處中亞熱帶氣候中的吉安,自然資源豐富,森林植物種類繁多,僅木本植物就至少有1400多種,不乏銀杏、金絲楠、紅豆杉等珍稀樹種,更多的是松、杉等常見的用材林。其中紅心杉木,卻因特殊的材質而卓然挺秀,成為同類樹種的佼佼者。

我在瀘水岸邊的村里長大,村后是河灘,村前是開闊平整的田垅,幾里外才是低矮山坡,十幾里外才是龍須山脈。在平原成長的我,對崇山峻嶺和高樹密林覺得很神秘。50年前,我父親在地區農墾局工作。時局混亂了兩三年后上級指示要“抓革命促生產”,父親就被派駐遂川縣衙前林場蹲點兩年。我剛讀初中,放假了,就纏著父親帶我坐運木頭的汽車,去離家鄉百多公里的山里玩。那林場就在衙前街西北面小河對面的山坡上,橋是用很粗的松木架成的,可過汽車。辦公房前有很大的場坪,總見工人把杉木從車子上搬下來,堆成小山似的。一根根丈量后,等來了汽車又搬上去。他們還把一些很長和筆直的木頭挑選另外放一堆。我問父親為什么要這樣做?父親說,這些木頭格外好,叫紅心木。他蹲下來指著木兜處說,你看,中間這一圈,是不是有褐紅色?我好奇地探望,果然如此,有的木頭的褐紅色比例占一半。父親告訴我,紅心木很堅硬,經久耐用,不太容易腐爛;又長得粗,筆直,節少,好做家具,建房子更合適。紅心木就在年少的我心里留下了印記。

父親回家休假,總會講起我家建房子時的往事。我祖父在武漢做生意,1924年回家建房子。祖母娘家就在瀘水岸邊的梅塘街,老家是安福洲湖,數代經營木材,在陳山有大片林地。木材扎排順瀘水到梅塘集聚,生意做大了,家族就分支在梅塘街渡口邊定居繁衍。女婿家要建房子,就供應最好的木材。我家的房子是標準的“排撐房”,意為用排排木頭支撐。外墻是青磚馬頭墻,里面全是木結構。墻的內壁都鑲上兩米高的木板,房間全是地板。最奢華的是屋頂瓦棱,一般是三尺多寬墊一根木頭,叫瓦行木,可我家是一尺左右一根,主要是防盜。即使賊從屋頂揭開瓦,也進不了屋里。屋梁和屋柱便是紅心木,近百年了依然堅固。不僅我家,在吉安很多古村名村凡質量上等的房子,都是這樣的“排撐房”,那要多少杉木啊。梁木和屋柱紅心木成為首選;富裕人家的門枋板壁,也是紅心木做的,那就更奢華了。

我是恢復高考后“七八”級學中文的,只兩個班,經常在一起上大課,年齡懸殊很大的同學們一起做過詩人作家夢。得知隔壁班吳志昆同學一年前就在《詩刊》(1977年6月號)上發表了一首長詩《井岡林海情意深》,欽佩得了不得,趕忙找來拜讀。在這頂級的刊物上發表詩歌,吉安幾十年來也沒幾位,吳兄自然成為我們的偶像。此詩產生的背景,是毛澤東主席逝世后,興建毛主席紀念堂,中央調運井岡山地區(吉安市原稱)安??h100立方米陳山紅心木進京。吳兄以深沉雄郁而凝練的詩句,抒發了井岡人民對領袖的懷念之情和繼續革命的宏愿,感人肺腑。由此,我增添了對紅心木的仰慕。

后來還知道,紅心木自古就是貢品,調往京城修建皇宮,還曾遠銷海外。不記得哪里記載了,明代鄭和下西洋時建造的大船,也有吉安紅心杉木。清同治《安??h志》記載:“山谷中杉木尤多,其產陳山者性堅不裂”,紅心杉木“聞名全國、甲于東南”;清代詩人朱翊庭賦詩慨嘆:“翠峰望不盡,古木參青霄??M回繞林壑,步步如天高。”

安??h彭坊鄉群山林海中的垇云村,恢復了神秘而熱烈的火把節,我受邀前往觀摩。這正是盛產紅心木的“百里陳山”中心地帶,文友帶我們去瞻仰叢林中的“杉木王”。這棵經歷300多年風雪的巨樹,刺破藍天,七八層樓房高(26米),兩人也難以合抱(圍徑3.8米),繁衍的子孫無以計數。莽莽蒼蒼的陳山,是紅心木盡情成長的寶地。

安福文友馬祝才長期在林業戰線工作,對各樹種花卉如數家珍。他告訴我,紅心木其它地方也有,但陳山溫和濕潤的局部氣候和肥沃的土壤最適宜其生長。隨著樹齡增長,材心樹脂積淀豐富,大部分呈褐紅色,材質堅韌,不翹不裂,紋理美觀,氣味芳香,可謂“杉中之王”。他自豪地說,北京奧運場館等國家重點工程,也選作專用材;我省要求山上造林樹種主推陳山紅心杉,2012年11月3日,被國家批準為地理標志產品。他還告訴我,民間以紅心杉為貴,除建房、建橋需用外,制作箱柜、桌椅、水桶等都喜使用;尤其蓋宗祠、制嫁妝等喜事,更是必選。自古以來陳山一帶就有插杉的傳統,又勤于撫育,使之更好地發展。因為主管部門和林農都知道,紅心杉雖是大自然恩賜的良種,但也需珍惜保護和科學培育繁殖。

友人送了兩塊紅心杉制作的鎮紙給我,上面刻了字,一塊是“天遂人愿”,一塊是“返璞歸真”,我很喜歡。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南通| 靖江| 荣成| 蓬莱| 曲靖| 葫芦岛| 永康| 楚雄| 黔东南| 广饶| 南京| 沧州| 包头| 德宏| 莱芜| 宁德| 神农架| 嘉峪关| 海西| 三亚| 南阳| 丹阳| 慈溪| 和田| 陕西西安| 山南| 三河| 仁怀| 大理| 绥化| 德州| 楚雄| 绵阳| 安岳| 项城| 阜新| 黄南| 南京| 汕尾| 湖州| 日喀则| 日土| 亳州| 玉环| 庄河| 娄底| 吐鲁番| 张北| 遵义| 赤峰| 博罗| 佳木斯| 固原| 伊犁| 黑龙江哈尔滨| 章丘| 延边| 诸城| 昭通| 长垣| 双鸭山| 广元| 临沧| 阿拉尔| 金坛| 迁安市| 乐平| 宜宾| 恩施| 防城港| 恩施| 巴音郭楞| 临沧| 单县| 高雄| 吴忠| 海安| 雄安新区| 临夏| 崇左| 漳州| 周口| 湛江| 邯郸| 东莞| 定州| 张家界| 鞍山| 黄冈| 和田| 通辽| 伊春| 瑞安| 滨州| 三门峡| 梅州| 邳州| 河南郑州| 盘锦| 恩施| 上饶| 明港| 乐清| 瓦房店| 厦门| 惠州| 龙口| 莒县| 池州| 济源| 绥化| 肥城| 鄂州| 吴忠| 六安| 商丘| 来宾| 邯郸| 攀枝花| 孝感| 菏泽| 西双版纳| 铁岭| 甘孜| 肇庆| 泰安| 雅安| 嘉善| 沭阳| 仁怀| 衡阳| 定西| 大庆| 九江| 攀枝花| 本溪| 肥城| 阜新| 辽宁沈阳| 海东| 鄂尔多斯| 平潭| 衡水| 濮阳| 株洲| 宜昌| 淄博| 东台| 基隆| 钦州| 延安| 攀枝花| 绥化| 牡丹江| 荣成| 山东青岛| 淮北| 防城港| 韶关| 信阳| 盘锦| 娄底| 潮州| 神木| 宝应县| 宜昌| 红河| 包头| 淮南| 绥化| 澳门澳门| 张家口| 咸阳| 宿州| 昭通| 吉林长春| 河源| 茂名| 临汾| 忻州| 阿勒泰| 威海| 梧州| 昆山| 吉安| 荆门| 佳木斯| 广西南宁| 株洲| 邵阳| 白城| 金昌| 东台| 日土| 常德| 菏泽| 榆林| 高密| 甘南| 清远| 辽宁沈阳| 九江| 保山| 东营| 天门| 三沙| 巴中| 海东| 宜春| 瑞安| 黑河| 泗洪| 宿迁| 北海| 百色| 青海西宁| 黑龙江哈尔滨| 呼伦贝尔| 钦州| 商洛| 赵县| 天长| 桓台| 大兴安岭| 咸宁| 平顶山| 哈密| 顺德| 吉林| 沧州| 大庆| 喀什| 澳门澳门| 德清| 随州| 武夷山| 三河| 阿拉善盟| 乌海| 新余| 定州| 汝州| 黄南| 黑龙江哈尔滨| 汕尾| 昌吉| 池州| 保亭| 日照| 鹤岗| 日喀则| 湘西| 莒县| 玉环| 平潭| 果洛| 辽源| 垦利| 阿克苏| 文昌| 南安| 三明| 寿光| 咸宁| 泉州| 德清| 象山| 汉中| 佛山| 汉中| 枣庄| 肇庆| 河源| 青州| 酒泉| 嘉峪关| 曹县| 甘孜| 汝州| 象山| 顺德| 梅州| 广饶| 荣成| 泉州| 乐平| 抚顺| 钦州| 贵州贵阳| 咸阳| 项城| 来宾| 珠海| 咸阳| 汝州| 商洛| 正定| 中山| 东方| 雄安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