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貧困戶“炫富”——記萬安韶口鄉石坵村村民蔡紅蓮
大風可以吹起一張白紙,卻無法吹走一只蝴蝶。因為生命的力量在于不順從。同樣,對生活不順從的,還有這位年逾古稀的萬安縣韶口鄉石坵村村民蔡紅蓮。

蔡紅蓮與偏癱的二兒子相依為命。圖為蔡紅蓮給兒子剃頭。

蔡紅蓮與偏癱的二兒子相依為命。圖為蔡紅蓮給兒子剃頭。

圖為蔡紅蓮在給水田放水,以免小禾苗淹死1

蔡紅蓮在給水田放水,以免小禾苗淹死。

蔡紅蓮抓著一把稻谷開懷大笑。

蔡紅蓮抓著一把稻谷開懷大笑。

吉安新聞網記者 劉麗萍

大風可以吹起一張白紙,卻無法吹走一只蝴蝶。因為生命的力量在于不順從。同樣,對生活不順從的,還有這位年逾古稀的萬安縣韶口鄉石坵村村民蔡紅蓮。

“我今年沒種田,可家中存有17包稻谷。我是不是一個富婆呀?”71歲的蔡紅蓮打開一扇房間門,一包包捆綁結實的稻谷,整齊地壘在房間靠墻的位置。她得意的神情,像一只勤勞的蜜蜂在展示精心釀制的蜂蜜。

家里有糧,心里不慌。誰又能想到,眼前這位樂觀的“富婆”經歷了生活的種種打擊后,臉上卻難見消極的情緒,相反,她用一種自嘲的方式“炫富”,調劑生活的苦悶,以一種自強不息的精神,給苦難以有力的回擊。

富在勤勞能干抗重壓

門前種樹點豆,院內雞鳴狗吠,竹筍躺在竹篾上,揮發著身上的水分……在四合院式的屋舍中,蔡紅蓮向記者慢慢地講述著生活中的故事。

按照常規,蔡紅蓮的生活上演的可能是一部苦情劇,而她卻成功改編成了一部勵志劇。這部勵志劇說來話長。

蔡紅蓮,1948年出生,育有2個兒子,4個女兒。她本該過著頤養天年的日子,可生活的拳頭卻一記記向她打來,讓她無力還擊:

2000年,二兒子董叢文一不小心摔跤,造成身體偏癱,生活再也無法自理;2003年,丈夫離世,家中的頂梁柱坍塌,一傷未愈,又添新傷;2018年,大兒子患腦淤血。

打擊,接踵而至。

接二連三的苦難,讓她猝不及防。蔡紅蓮只能慢慢接受生活一個個“苦檸檬”,然后將其榨成檸檬汁。

自從二兒子偏癱后,這位老母親就像照顧剛出生嬰兒一樣,悉心地照顧著他的吃喝拉撒。19年來,娘倆相依為命。

生活似乎給了蔡紅蓮三頭六臂,即便家里常年有人需要照顧,她還是閑不住。種田、采茶、養雞、種水果、照顧偏癱的二兒子……她一樣都沒有落下。

“去年,她帶著十幾個人在果園里干活。不僅在本村干活,泰和蘇溪等地都去呢。”石坵村委書記說,如今,她腿腳有些毛病,但她依然不服老。

富在有間寒舍避風雨

“有天,有地,能避風雨,我這四合院不錯吧!”蔡紅蓮笑著說。

蔡紅蓮的房屋像四合院,由一棟棟小房子圍合而成。主屋分為兩層,第一層的墻壁刷上了乳膠漆,整體上看來,亮敞而清爽。第一層有四個房間,每個房間安裝了鋁合金房門。其它的房屋則用來養殖家禽。

今日所見房屋的面貌,并非一朝之功。

“以前,這房子只有一層。每當夏天來臨,熱氣往下壓,我們就像電飯煲里的飯團一樣。”蔡紅蓮如是說。夏季,熱浪滔天,酷熱難耐。冬天,寒風凜冽,冷氣逼人。她以為,她再也沒有機會改變現狀。沒想到,

幫扶干部的到來,給她帶來了希望。

幫扶干部走進蔡紅蓮家中,得知蔡紅蓮的居住環境較為簡陋,便開始了改造工程。

咨詢政策,爭取資金,幫忙蓋房,聯系工人……一系列蔡紅蓮無法完成的事情,幫扶干部幫她完成了。

一磚一瓦,含汗水。一言一行,皆溫情。在幫扶干部的努力下,房屋的舊貌在一點點地改變,蔡紅蓮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終于告別了夏天蒸桑拿,冬天喝西北風的日子。”蔡紅蓮說道,“于我而言,我沒有精力,沒有金錢改造房子??蓻]想到,政府支持了2萬元,幫扶干部出力,我的房子大變樣了。”

房屋大變樣,收入也大變樣。

蔡紅蓮給記者算了一筆收入賬:兩人的低保年收入8000元,60歲以上老人補貼1200元,土雞養殖5000元,農村合作社年收入1600元,再加上平常日常勞動所得,蔡紅蓮的生活保障無憂。

一個71歲的老人,不勞動,靠著政府的相關救濟,也可生活無憂。為何她還要如此拼搏?

“一個人即使再艱難,都不要放棄自力更生的能力。”她說,凡事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處理。如果超出能力范圍內,再找幫扶干部。如果一遇到困難,腦子里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人幫忙,那無疑是一條“寄生蟲”。

富在風雨中有人牽掛

“傻兒子耶,媽媽都70歲了,要是媽媽走了,誰來照顧你呢?”

“現在政府政策這么好,我可以去敬老院。”

“政府是好??墒?,沒有媽媽照顧你,總歸是放心不下。”

說完,蔡紅蓮抹著眼淚。要知道,生活不能自理的兒子,是她最大的牽掛。

生活是不公平的,也是公平的。在一個地方欠了你的,總會在另外的地方彌補回來。

因為,在幫扶干部的心中,蔡紅蓮是他們的牽掛。

記得有次駐村干部見蔡紅蓮身材偏瘦,面容憔悴,問:“怎么瘦了?”

“我住院才回來。”

“你怎么不告訴我呀。”幫扶干部二話不說,連掏了幾百塊錢塞到蔡紅蓮的手中。蔡紅蓮不肯要,可終究拗不過。

2018年秋,在省農科所駐村干部的指導下,蔡紅蓮種的蜜橘成熟了。因蜜橘供大于求,滯銷。蔡紅蓮看著熟透的蜜橘,急了。

幫扶干部宋小明得知情況后,利用各種人脈關系,幫忙推銷。你一箱,我兩箱,在宋小明的幫助下,一箱箱橘子銷往南昌。其他人的果園橘子依然掛枝頭,蔡紅蓮的蜜橘卻早早地被銷售一空。“要不是宋書記,我的橘子可是要爛在樹上了。”蔡紅蓮如是說。

前幾天,天空下著大雨,一個穿雨衣的人走進了蔡紅蓮家中。下這么大雨,誰來了?等蔡紅蓮定睛一看,原來是駐村干部熊書記冒著大雨做家訪。“上次你外出做事沒人送飯,也不和我們說一聲。你說,我們還會少你兒子這餐飯不成。”熊書記責備地說道。聽著是責備的語氣,可蔡紅蓮心里暖暖的。“那天,好大的雨,她穿著雨衣,頭發還是被淋濕了。我當時真的很感動。他們就像我的親人一樣,關心著我。”蔡紅蓮說道,眼中閃爍著點點淚光。

一樁樁,一件件,數不清的故事,道不盡的溫情。此時,天空露出了太陽的笑臉,雨勢由強轉弱,幾縷陽光夾雜著雨點,落在蔡紅蓮的院內。既有風雨,也有晴,這是天氣,不也是蔡紅蓮的生活寫照嗎!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河南郑州| 商丘| 松原| 东阳| 鄂州| 阿坝| 绵阳| 日喀则| 齐齐哈尔| 阿克苏| 黑河| 阳泉| 邳州| 金坛| 池州| 柳州| 贺州| 海丰| 山西太原| 荆州| 永州| 凉山| 赣州| 阿拉尔| 吐鲁番| 吉林长春| 河池| 库尔勒| 普洱| 定安| 临海| 唐山| 抚顺| 德宏| 六安| 克拉玛依| 聊城| 自贡| 湖北武汉| 淮南| 赤峰| 天门| 清远| 迪庆| 长兴| 晋中| 宁夏银川| 常州| 贵州贵阳| 黔东南| 台北| 河源| 桓台| 嘉兴| 黄南| 丽水| 西藏拉萨| 和田| 石河子| 威海| 云浮| 德阳| 金坛| 海西| 青海西宁| 鹤壁| 三门峡| 盐城| 包头| 广饶| 武威| 临沧| 聊城| 荆州| 贵港| 海南| 阿勒泰| 柳州| 瓦房店| 扬州| 十堰| 新泰| 青州| 嘉兴| 漳州| 宜都| 灵宝| 改则| 高密| 巢湖| 塔城| 日照| 台南| 石嘴山| 海南海口| 遵义| 黔西南| 海东| 阜阳| 达州| 神木| 博罗| 贺州| 通辽| 漯河| 海宁| 普洱| 台州| 庆阳| 廊坊| 茂名| 阜新| 灵宝| 徐州| 甘南| 株洲| 天长| 宝鸡| 宝应县| 淮安| 仁寿| 蚌埠| 五家渠| 长葛| 寿光| 肥城| 瓦房店| 丽水| 眉山| 深圳| 中卫| 内蒙古呼和浩特| 抚顺| 临沂| 汉川| 公主岭| 阿拉善盟| 定安| 滨州| 燕郊| 开封| 西双版纳| 三沙| 厦门| 定州| 琼海| 瑞安| 钦州| 池州| 揭阳| 潍坊| 湛江| 通辽| 赤峰| 陵水| 德阳| 单县| 巢湖| 海丰| 阿勒泰| 黔东南| 佛山| 河池| 诸城| 达州| 图木舒克| 深圳| 台中| 张家口| 秦皇岛| 永新| 吴忠| 达州| 海西| 神农架| 随州| 孝感| 湖北武汉| 龙岩| 普洱| 通辽| 东海| 燕郊| 内蒙古呼和浩特| 山南| 泗洪| 襄阳| 包头| 萍乡| 大理| 池州| 南充| 海南海口| 保定| 丽江| 溧阳| 龙岩| 西藏拉萨| 正定| 沧州| 承德| 黄冈| 赣州| 巢湖| 宁国| 咸宁| 杞县| 泰安| 雅安| 临汾| 达州| 东台| 平凉| 东莞| 大理| 玉溪| 塔城| 晋城| 佳木斯| 莆田| 洛阳| 汕尾| 阿坝| 菏泽| 咸阳| 咸阳| 海宁| 湛江| 湛江| 文山| 沧州| 甘南| 通辽| 黔南| 大庆| 惠州| 南平| 日照| 巴中| 东莞| 商洛| 丹东| 营口| 柳州| 日照| 象山| 台南| 常州| 日喀则| 文山| 伊犁| 保山| 黄山| 海东| 万宁| 苍南| 喀什| 洛阳| 临沂| 台州| 克孜勒苏| 天水| 明港| 襄阳| 平顶山| 漳州| 营口| 洛阳| 汉中| 包头| 基隆| 山东青岛| 锡林郭勒| 抚顺| 海门| 澄迈| 益阳| 明港| 松原| 鹰潭| 宝鸡| 十堰| 淮安| 遂宁| 诸暨| 三河| 铜仁| 灌南| 遵义| 达州| 朝阳| 酒泉| 日照| 甘南| 安顺| 灌南| 公主岭| 定西| 邵阳| 黔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