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造車企業訂單多交付慢 新品牌嘗鮮難
來源: 新華網 2018-05-14 11:00 我要評論 井岡山報社融媒體
當大家都說他們是PPT造車時,部分新造車企業紛紛用量產產品去擊碎質疑的聲音。然而新的質疑又來了,有了特斯拉model 3交車時間一拖再拖的“樣板”在前,國內部分......

交車陸續進入“倒計時”!

新造車企業面臨與傳統車企的第二場較量

當大家都說他們是PPT造車時,部分新造車企業紛紛用量產產品去擊碎質疑的聲音。然而新的質疑又來了,有了特斯拉model 3交車時間一拖再拖的“樣板”在前,國內部分新造車企業同樣受困于研發、資金和生產條件的不足,盡管近半年來,蔚來、威馬陸續宣布新車上市并開放預訂,那這些新造車企業能否按時交車呢?

新車交付時間連續“跳票” 準車主心慌慌

隨著一次次交車時間的“跳票”,新造車企業正不斷消磨準車主的耐性。

譬如被譽為“最便宜特斯拉”的model 3車型于2017年2月量產,投放市場后近一年全球僅交付1550輛。記者近日登陸特斯拉官網,model 3處于“在售”模式,但交付時間從原定2018年初,推遲到2019年。全媒體記者咨詢特斯拉官方獲得的回復是,當前model 3的訂單依然排到了一年后。記者調查發現,先別羨慕model 3的“火爆”訂單,連續兩款電動車熱銷的背后,特斯拉因為生產線受限,深陷無法交車的困境。

類似案例在國內新造車企業中上演。在ES8上市后,蔚來官方APP以及其高管多次對外表示,ES8創始版將于2018年3月起交付,隨后口徑又統一變成了4月。

在今年北京車展期間,記者參觀了北京首家蔚來中心,現場工作人員回應是:“上海用戶應該會先拿到車,大概是4月底左右,沒幾天了;北京首批預定的客戶5月也能拿到車了,先提到的都是ES8創始版。”轉眼已五月近過半,ES8卻依然“沒影兒”。

對此,一位今年1月支付了“小定”(5000元意向金)的廣州某準車主接受記者采訪時,對何時能提到自己的愛車表示擔心,他說在某車友論壇,如今很多已預訂的客戶聚在一起,發表自己對交車時間的擔憂。

記者留意到,因為長時間的等待,還有部分用戶對于真正交車之后的品質表示憂慮,“畢竟是‘小白鼠’,希望蔚來能把第一批產品做得好一些。”

新造車企業陸續進入交付“窗口期”

據全媒體記者不完全統計,小鵬汽車量產版G3承諾在2018年年底前開始交付給用戶;拜騰首批1000輛車限量內訂計劃2019年上市并交付;威馬EX5承諾年內交付。大多數新造車企業將產品推向市場并交付都定在2019年年底前。這與汽車業界基本共識一致:新造車企業窗口期在2018年~2019年。

隨著用戶訂單量擴大,新造車企業也越來越焦慮。對于被指交車時間連連“跳票”,蔚來創始人李斌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會爭取在5月之內開始交付,6月成批量交付給車主,到9月底之前完成1萬輛創始版的交車。”記者留意到,近期部分交了“大定”(在“小定”基礎上再交4萬元)的客戶剛進行了試駕。李斌強調:“蔚來如今的資金很充足,交付車輛沒有問題。”但他坦言,ES8交付時間與“早期激進的內部計劃”相比,確實有所延遲。不過,他表示向用戶承諾的交付時間一定做到,“我們現在每一個預訂用戶,根據顏色、號碼、預定時間,系統都有很清楚的承諾回復。”近日蔚來又宣布了與江淮簽訂了第二款車的代工合作協議。李斌自己也承認,目前蔚來確實面臨很多挑戰,如保證生產的一致性,產品質量的提升,一些零部件最終的狀態還需要去確認,還有軟、硬件結合的測試等,這些都需要時間。

融資和生產之痛:盈利與交付的交鋒 如唐僧西天取經一樣難

全媒體記者留意到,新造車企業近日“捷報”頻傳:游俠汽車獲得50億元B輪融資、車和家宣布完成30億元B輪融資、愛馳汽車宣布獲得新一輪融資累計風投達70億元、電咖汽車等宣布工廠開始建工。拜騰也宣布獲得B輪融資但卻未公布數額,但一汽作為戰略投資股東加入。

事實上, “資本能燒幾次,維持多久?”這是普遍讓新造車企業們都很焦慮的事情。就連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也曾在完成A+輪融資之后感嘆:“以前看別人做車覺得100億太夸張了,現在自己跳進去才知道200億都不夠花。”

對于想購買新品牌嘗鮮的消費者來說,除了提車時間外,后續的配套服務保障也是一個重要考慮的問題。寶沃汽車集團總裁楊嵩對記者表示,他個人雖然很佩服新創車企,但并不看好。“一個車企單純只生產純電動汽車,是難以盈利的?,F在的新造車企業,如同唐僧西天取經一樣,必將經歷許多磨難。”他指出,當前新造車企業沒有傳統動力,缺乏核心技術,所有東西都是“拿來”再拼在一起,這種模式看不到盈利前景。

事實上,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傳統車企高管向記者表示,就目前生產能力來說,新造車企業當前也不敢“夸口”說計劃提高產能,因為每臺車的成本都很高,基本是虧本賣,賣得越多,錢燒得越快,車企就死得更快。事實上,當前傳統車企的盈利點已經不放在賣車上了。

當前眾多新造車企業創始人都強烈意識到,2018年~2019年是發展關鍵時期,資本、產品、用戶、渠道都要建立起來,如果兩年之內沒有成功構建起生產銷售服務網絡,以后就會更難。拜騰聯合創始人戴雷表示,如果2019年他們還未將產品推向市場,那么未來會更難走。在這些創業者看來:兩年內,能否實現產品順利交付,將是決定企業能否持續獲得融資的分界點,產品賣得出去,才能產生現金流,繼而站穩腳跟,在中國車市活下去。

「業內聲音」

全國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表示,新造車企業不如傳統車企,現有生產平臺,更無管理技術積累,推出產品就比較慢,延遲交車將是常態。

中國汽車工業首席分析師賈新光表示,蔚來目前使用的是“代工模式”,要與代工廠商江淮需要時間進行磨合,調試自己的生產線,所以投產出現問題也不奇怪。他表示,今年很多車企可能都無法出車,很有可能會直接“倒下一批”車企。(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鄧莉)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绵阳| 湘西| 台北| 株洲| 靖江| 运城| 新乡| 平凉| 甘肃兰州| 如东| 姜堰| 丹东| 滁州| 阜阳| 邢台| 鹤壁| 厦门| 大庆| 抚州| 锦州| 玉环| 宿迁| 灌云| 铜陵| 桐城| 汕头| 黑河| 沛县| 资阳| 临汾| 天水| 南通| 克拉玛依| 曹县| 明港| 垦利| 漯河| 惠州| 宜春| 驻马店| 大理| 济南| 招远| 云南昆明| 武安| 台北| 阜阳| 定西| 库尔勒| 衡水| 南京| 锡林郭勒| 鹤壁| 珠海| 泰州| 牡丹江| 安徽合肥| 汉川| 聊城| 诸暨| 武威| 巴音郭楞| 五家渠| 淮北| 海北| 南平| 三明| 宿州| 宁波| 酒泉| 长垣| 定州| 朝阳| 毕节| 黔南| 大理| 正定| 资阳| 佳木斯| 吐鲁番| 济南| 陇南| 鹰潭| 长垣| 垦利| 香港香港| 阿坝| 浙江杭州| 诸城| 柳州| 绵阳| 晋城| 乐山| 单县| 衡水| 改则| 桐城| 楚雄| 新沂| 白城| 滁州| 无锡| 定安| 昌吉| 衡水| 姜堰| 三亚| 黄冈| 亳州| 七台河| 攀枝花| 五家渠| 衢州| 防城港| 博尔塔拉| 迪庆| 安阳| 芜湖| 永新| 克拉玛依| 和县| 海西| 赣州| 日喀则| 临沧| 长兴| 简阳| 乌兰察布| 漯河| 桐乡| 江门| 宜春| 五指山| 黄石| 贵州贵阳| 鄢陵| 鄂州| 简阳| 张家界| 厦门| 通化| 邹平| 常德| 昌吉| 河南郑州| 临沧| 威海| 保定| 万宁| 兴安盟| 万宁| 海门| 德宏| 上饶| 诸城| 靖江| 鄂州| 海拉尔| 包头| 诸暨| 百色| 巴彦淖尔市| 营口| 黔南| 怒江| 海门| 池州| 滨州| 怒江| 常州| 海安| 柳州| 张掖| 张家口| 吉林长春| 正定| 钦州| 江门| 淮南| 海安| 南充| 池州| 三河| 偃师| 阳春| 阳江| 济南| 海门| 嘉善| 馆陶| 山东青岛| 十堰| 嘉善| 义乌| 广西南宁| 淄博| 怒江| 内江| 十堰| 临汾| 吴忠| 淮南| 广汉| 潍坊| 桐城| 明港| 甘肃兰州| 余姚| 德州| 娄底| 巴彦淖尔市| 桐城| 珠海| 泸州| 天水| 南京| 徐州| 琼中| 海拉尔| 安阳| 四平| 开封| 黔西南| 三沙| 朔州| 绵阳| 临猗| 漯河| 新余| 黑河| 河北石家庄| 鹤壁| 保定| 东莞| 韶关| 张掖| 韶关| 商洛| 招远| 松原| 博罗| 铜陵| 嘉兴| 天长| 文昌| 招远| 衢州| 菏泽| 三明| 新疆乌鲁木齐| 临沂| 安阳| 巴中| 辽源| 攀枝花| 大庆| 琼中| 延安| 顺德| 迪庆| 新泰| 安岳| 灌云| 四平| 庄河| 招远| 咸阳| 昌吉| 燕郊| 东莞| 靖江| 新余| 呼伦贝尔| 洛阳| 营口| 河源| 惠东| 保山| 台州| 临海| 海西| 东阳| 灌南| 连云港| 舟山| 诸暨| 黄南| 朝阳| 张掖| 海东| 海安| 泰安| 贵州贵阳| 大同| 开封| 三沙| 霍邱| 孝感| 桐乡| 嘉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