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血衣的故事

作者:曾思政

一件血衣,一件志愿軍烈士的血衣。一件朝鮮戰場的遺物,幾經輾轉回到烈士家鄉的血衣。這位志愿軍烈士,就是青原區富灘鎮社山村委會泉塘自然村的袁先樸。至今六十多年過去了,這件血衣富有傳奇色彩的故事,仍然記憶猶新,經久傳頌。

保家衛國 投筆從戎

袁先樸,字華芬,1923年10月出生于青原區富灘鎮社山村委會泉塘自然村的一個殷實的農家,父親教書。他從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啟蒙后進了縣城小學、縣立初級中學就讀。后因父命,只得上了簡易師范學校。畢業后隨父親做了幾年教員。

1947年下半年,中共地下黨組織在一些學校秘密招募一批有文化的青年,充實到解放軍的地方工作隊。熱血青年袁先樸按捺不住激動心情,鐵了心要參軍。9月末的一個晚上,袁先樸跟父親商量說要參加工作隊,厚道本分的父親一個勁地搖頭,表示不同意。父親的意見不無道理,因為這時袁先樸已25歲,上有年邁父母,下有懷孕六個多月的妻子,分娩在即,生活要人照顧。為這事父子倆發生了爭執。當晚,袁先樸背著父母,好不容易做通妹妹和妻子的工作??墒悄挲g大了這么多怎辦?好在那個年代沒有戶口登記,增減幾歲沒問題,袁先樸一下子將年齡瞞報了6歲。他還寫了一份鏗鏘有力的申請書,直接交給招募的領導。領導一看這流利娟秀的小楷毛筆字,文筆流暢,語言雋永,一下子驚住了。連日來,應征的人員中雖然有點文化,但這樣高水平的人真是鳳毛麟角了。再看袁先樸自報的年齡19歲,目測身體條件,更是清清氣氣,白白凈凈,一表人才。袁先樸當即被批準入伍。天不亮,袁先樸吻別妻子就走了。這一走,竟是永訣。

兩年中,袁先樸一直隨隊做敵后宣傳工作。1949年7月14日,吉水縣解放,袁先樸所在的工作隊組織群眾歡迎解放軍進城。在進城的儀式上,他看到解放軍威武雄壯,軍容整齊,縣城人民載歌載舞慶祝翻身解放,一股揚眉吐氣的愛國激情油然而生。袁先樸決心投入到新中國的建設中去,大顯身手,大干一番。

可是,敵人不讓我們過安穩日子,1950年6月25日,朝鮮內戰爆發。10月初,黨中央作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決策,迅速組成中國人民志愿軍。已擔任工作隊副隊長的袁先樸很快被批準為首批志愿軍戰士。

1950年10月初,袁先樸的部隊開到南昌集訓,在這里他擔任了連指導員兼文化教官。10月中旬,部隊開到了鴨綠江邊的遼寧安東(今丹東市)一所學校駐軍,參加中國人民志愿軍第20軍第59師175團軍政訓練。根據首批入朝部隊的教訓,特別要加強志愿軍部隊后勤保障工作,于是志愿軍總司決定組織一支后勤部隊,副總司令洪學智兼后勤部司令。各部隊也很快成立了相應的后勤保障部隊。袁先樸連隊被編為175團運輸擔架連,袁先樸仍擔任連指導員。11月初,20軍經過短暫的基本軍事訓練后,即開往志愿軍訓練基地———遼寧省鐵嶺縣遼海屯村,接受入朝參戰前緊張的訓練。

11月中旬,袁先樸所在的9兵團(司令員宋時輪),20軍(軍長張冀翔)59師(師長戴克林)作為第三批入朝部隊奔赴戰場。

盼兒歸來 卻接烈士遺物

袁先樸1947年離家后從沒回來過,直到1952年2月,中國人民志愿軍政治部頒發了革命軍人證明書后,家人才得知他已入朝作戰。早先地方政府送達過兩次立功喜報,袁先樸還寫過幾封家信,可信中除了對父母的問候,對妻兒的思念,告訴家人自己情況還好外,對于入朝作戰的艱難險情從沒提及。從1951年下半年以后,再沒有接到袁先樸一個音訊。老父親時刻關注朝鮮戰場的戰況報道,當他看到抗美援朝第一階段五次戰役的殘酷時,更覺得兒子兇多吉少。

朝鮮戰爭結束一個多月后的1953年8月6日,縣上來了五六個人,在鄉村干部帶領下來到袁先樸家,給袁先樸的親人送來一個大包,沉痛地向家人轉達噩耗:志愿軍連指導員袁先樸早在兩年前(1951年5月間)第五次戰役中英勇犧牲!家人預料的事發生了,一家人如雷轟頂,悲痛欲絕。父親顫抖著打開包裹:一件血跡斑斑的軍衣赫然入目,還有一條軍皮帶、一支派克鋼筆、一塊瑞士手表、一個筆記本等用品和一枚立功勛章。烈士父親忍著悲痛,用兒子在家穿過的棉衣將遺物包好珍藏著。

由于袁先樸“隱瞞”后的出生時間是1929年8月6日,烈士遺物送達時間是1953年8月6日,于是父親將“8月6日”定為忌日。每年忌日打開血衣緬懷一番。瑞士手表一上發條還“咚、咚”地走動,翻開筆記本的第一頁是毛主席像,第二頁一行鋼筆字尤其顯眼———“火焰噴射器在嘀咕,同志們沖??!”此時此刻,仿佛烈士正率領戰士們浴血奮戰。親人們根據民政局領導講述和遺物,還原著烈士犧牲前的戰斗經歷:第二、三次戰役中兩次立功,第四次戰役20軍休整,1951年4月22日至6月10日的第五次戰役,我方由膠著防御狀態轉入進攻階段。英勇的中國人民志愿軍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經過50天的戰斗,殲敵8200余人,繳獲和消耗了敵人大量物資裝備,迫使敵軍轉入了戰略防御。

三八線初定,雙方展開談判。但由于種種原因,志愿軍損失也很大。袁先樸在此期間指揮搶運戰備物資、傷亡人員和戰利品,還抓住戰機親臨最前線參加戰斗,火線立功受獎。鋼筆、手表和獎章即是獎品,本子上的口號便是連指導員袁先樸向戰士們發出的最后沖鋒命令??删驮跊_向敵人時……臨犧牲曾托付戰友保存遺物。后戰友冒著槍林彈雨,用生命保存下來的血衣直到停戰才轉交到烈士家中。

網友評論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阿勒泰| 东海| 姜堰| 溧阳| 延边| 菏泽| 武威| 日喀则| 宜春| 大理| 常德| 内江| 宜宾| 长垣| 随州| 阿拉尔| 项城| 库尔勒| 商洛| 蓬莱| 张北| 随州| 和县| 蓬莱| 济宁| 许昌| 宜昌| 正定| 宝鸡| 抚州| 黑龙江哈尔滨| 乌兰察布| 新沂| 楚雄| 张北| 甘孜| 三亚| 黄石| 大连| 仁寿| 和田| 湘潭| 库尔勒| 仙桃| 本溪| 金坛| 喀什| 玉树| 北海| 佳木斯| 鹤岗| 宁德| 南平| 黔东南| 涿州| 衢州| 黔西南| 清远| 朔州| 聊城| 霍邱| 酒泉| 东海| 四川成都| 张北| 百色| 临海| 承德| 汉中| 德清| 随州| 大兴安岭| 阿拉善盟| 高密| 商洛| 项城| 简阳| 大庆| 五家渠| 文昌| 东台| 济南| 汕尾| 河池| 儋州| 连云港| 象山| 新泰| 蓬莱| 河南郑州| 巴彦淖尔市| 汕头| 温岭| 昭通| 赤峰| 双鸭山| 烟台| 黄冈| 吐鲁番| 明港| 五指山| 许昌| 寿光| 陵水| 天水| 曲靖| 肇庆| 漯河| 绍兴| 和田| 海北| 博尔塔拉| 广州| 菏泽| 项城| 阿里| 平潭| 桐城| 怀化| 海南| 三沙| 张掖| 淮北| 通辽| 晋城| 泰安| 德阳| 大连| 长葛| 吉安| 启东| 酒泉| 温岭| 任丘| 陕西西安| 靖江| 沭阳| 苍南| 仁怀| 石嘴山| 海门| 铜川| 徐州| 衡阳| 霍邱| 单县| 四川成都| 河池| 泰安| 锡林郭勒| 曹县| 招远| 天水| 博尔塔拉| 海南海口| 保亭| 黔东南| 瓦房店| 兴化| 灌南| 高雄| 福建福州| 亳州| 山东青岛| 辽宁沈阳| 赵县| 株洲| 台湾台湾| 达州| 金昌| 铜川| 湖南长沙| 禹州| 绵阳| 宁夏银川| 鄂尔多斯| 青海西宁| 三亚| 香港香港| 鹰潭| 开封| 泗洪| 益阳| 鞍山| 枣阳| 嘉峪关| 朔州| 雄安新区| 漯河| 雄安新区| 蚌埠| 大兴安岭| 昭通| 改则| 鸡西| 改则| 濮阳| 清徐| 娄底| 乌兰察布| 防城港| 燕郊| 永康| 防城港| 赣州| 日喀则| 黑河| 龙岩| 燕郊| 吴忠| 霍邱| 海西| 平顶山| 梧州| 攀枝花| 平凉| 贺州| 昆山| 如东| 山东青岛| 晋中| 湖南长沙| 眉山| 周口| 三沙| 无锡| 深圳| 佳木斯| 龙口| 启东| 偃师| 神农架| 神农架| 寿光| 延边| 荣成| 鄂尔多斯| 临汾| 海北| 恩施| 公主岭| 中卫| 周口| 宜春| 石狮| 海拉尔| 临沧| 吴忠| 内江| 龙岩| 神木| 苍南| 吉林| 鹰潭| 信阳| 晋江| 庄河| 辽阳| 惠东| 佛山| 吕梁| 玉溪| 河南郑州| 博尔塔拉| 潮州| 荆州| 喀什| 玉环| 沧州| 辽源| 台湾台湾| 阿拉善盟| 乐清| 宜宾| 湖南长沙| 辽宁沈阳| 三亚| 青海西宁| 德清| 单县| 黔东南| 阳泉| 云南昆明| 通辽| 林芝| 三河| 三亚| 中卫| 庄河| 哈密| 日喀则| 漯河| 大连| 海宁| 榆林| 无锡| 鹤岗| 黄冈| 大理| 大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