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韻悠悠凍溪長

黃從周、吳亞萍/文何中華/圖

悠悠凍水貫長虹,

武姆玉華峙西東;

氣象嶄新景色秀,

繼往開來譜新篇!

小詩一首,引出江南一個文化古村,它就是泰和縣南溪鄉的凍邊村。凍邊村屬匡溪行政村,距縣城10公里,有6個村小組,為單一姓氏胡姓,共260余戶,1000余人。

凍邊胡氏始祖肇基于廬陵,從霸公一世脈傳迄今凡48世,歷時1000多年。始祖霸公五代十國南唐時為吉州刺史,功封廬陵郡侯,因而子孫遂此安家。明洪武初年,廬陵銓公后裔一支遷入今地,也就是現在的凍邊村,繁衍生息。

自明初建村來,族人在這臨山面水的環境里生息繁衍六百余年。

整個村莊布局如磨盤形,中心高處 恰似漏斗,凍溪繞村而過。眾多清代、民國建筑,特色鮮明。凍邊人自古耕讀傳家,商儒并行,崇文重教,代有名士。清代中葉,房靜園公胡定(1709年—1789年)榮膺翰林,歷掌御史,公正廉明,政績輝煌,世人景仰,并著有《雙柏廬集》詩文,風行于世。

胡定,字敬醇,號靜園,祖籍江西泰和匡溪凍邊村。其父胡子開,于清康熙年間由江西泰和縣遷往南雄城定居,以縫紉為業,家境清貧。胡定小時性聰敏,六歲就學于凌江書院,“閱七月,背誦四書、毛詩。稍長,博通群書,陰陽卜筮推算,無不淹貫”,人稱神童。十五歲考取秀才,名列榜首。十八歲鄉試中舉,名列第二。二十二歲登進士第。雍正十一年,二十五歲授翰林院庶吉士。乾隆元年,廿八歲授檢討,充《大清一統志》纂修官。乾隆三年,三十歲主試廣西,預修《八旗通譜》。乾隆五年,三十二歲任陜西道監察御史,協理山東道事,可謂一路順風,青云直上。

乾隆五年七月,胡定本著他那秉直的性格,上疏奏陳湖南巡撫許容誣陷糧道謝濟世一案,揭發湖廣總督孫嘉淦以及布政使、按察使、長沙知府、衡州通判、善化知縣等朋比傾陷謝濟世情狀。胡定亦因此而負秉直敢言之聲譽,轉兵科給事 中,巡視北京西城。胡定上任后,盡職盡責,訪得善良與惡棍姓名,于街道各立一榜,公之于眾,以示昭戒。民有訟者,即時傳訊判結。京城人皆側目。

后來,胡定以母老乞歸養。服除,復授福建道御史。到任即參奏臺防同知不法行為,風烈如故。旋以劾內務部郎中剝削傷民事,軍機大臣責胡所奏不實,奪職下獄,久之案定,罷歸。

胡定為官廿多年,從切身的經歷中深知直道難行,有幸保命歸來,欣然曰:“書生之魂來歸舊壤,射聲之鬼無恨他鄉,是我今日之謂夫!”胡定歸來時,兩袖清風,殘牖破壁,生活淡泊,以教書謀生。他曾掌教于瑞州鳳儀書院,又先后主教韶陽、道南書院。乾隆二十二年,皇帝南巡,胡定往杭州接駕,得以復職。

有人勸其再圖仕進,胡定淡然不應。筑室雙柏廬,安度晚年,卒年七十九歲。著有《雙柏廬文集》《御纂通鑒綱目測議》。

先人已去,但留下了許多典故與傳說:

傳說一:“金馬玉堂”馬字少一點金馬玉堂是清朝廷給翰林學士的榮譽稱號,而凍邊村宗祠朝廷賜予的匾“馬”字為何少一點呢?相傳清康熙年間,本村胡定考上翰林編修。按禮法,朝廷贈送匾一塊,其 書“金馬玉堂”,以褒獎胡定。此匾曾一直懸掛宗祠廳堂,后被焚毀,現僅文字復制于宗祠大門之橫聯。

當時翰林院內部勾心斗角,其書寫此匾的翰林學士心中妒忌胡定,故意將“馬”字少寫一點,其用意即影射胡定雖考上翰林編修深受朝廷寵愛,但也只能像匾上的“馬”字一樣,即四只腳少了一只腳,今后也只能跛行,而不能疾馳青云直上,官運只能到此而已。

傳說二:十八鯉魚躍龍門相傳清康熙年間,正值凍邊文風鼎盛、人才輩出時期,常有鯉魚躍龍門之說。當時號稱有十八文人文采不錯,正準備參加朝廷組織的考試,即將躍過龍門。當時有文人周某,此人精通風水,妒忌凍邊村風水獨特、文風鼎盛,便心起邪念,就假借幫凍邊看風水之名,實則破壞其風水。當時凍邊有一條小溪穿村而過,河水清澈,此小溪即凍溪。

周某在溪流咽喉之處(喻作龍門)堆砌水獺形假山一座以阻止十八條鯉魚(即喻十八文人)躍過龍門。

結果其目的得逞,有十七條鯉魚沒有躍過,被水獺吞噬掉,但仍有一條躍過假山,躍過龍門。這躍過龍門的唯一鯉魚就是當時的凍邊文人胡定。此假山坐落在今南嶺村對面田中高出的一塊荒丘上,現依舊清晰可見。

傳說三:泰山石敢當傳說胡定辭官回鄉,口袋空空,路過泰山,有道人以一石相贈。

說是天佑好人,只要把這石頭放在家中,便百邪不能入??墒?,就在下一驛站,人見胡定包裹沉重,便做了梁上君子,把一塊石頭當銀子偷去了。胡定回鄉,只能動筆在屋角處寫上“泰山石”幾個字,想了想,又加上“敢當”兩字,也就是道士之言。自此,“泰山石敢當”成了泰和比較特殊的古宅文化之一。其實,“泰山石敢當”也是中原文化在南方傳播的一明顯特征。上古之時有很多禁忌和崇拜,“石崇拜”就是其中很特別的一種崇拜,而將小石碑(或小石人)立于橋道要沖或砌于房屋墻壁,上刻(或書)“石敢當”或“泰山石敢當”之類,要禁壓不祥之俗,在民間甚為流行。古人認為泰山為天下正氣之所在,所以古時候帝王多喜歡在泰山祭拜,因為有浩然正氣能驅邪擋煞。為了驅邪擋煞,會在房子的一角放上“泰山石敢當”,用浩然正氣壓制惡煞厲鬼。 深厚的優秀歷史人文積淀,使凍邊人耕讀傳家風氣濃厚。如今,凍邊舊宅古樸,新屋林立,枝繁葉茂,為附近有名大村莊,也是遠近聞名的富足之村。進一步鞏固傳承了先祖團結、和睦、和諧的優良風氣。

網友評論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德清| 泉州| 常德| 宜都| 海丰| 丽水| 莒县| 海西| 台南| 蚌埠| 张家界| 玉溪| 洛阳| 寿光| 荣成| 崇左| 忻州| 宜春| 东方| 台中| 安徽合肥| 鞍山| 深圳| 楚雄| 黑河| 荣成| 新余| 沛县| 枣阳| 乐山| 钦州| 黄冈| 齐齐哈尔| 忻州| 遵义| 日喀则| 甘南| 铁岭| 晋中| 本溪| 马鞍山| 萍乡| 廊坊| 内江| 双鸭山| 香港香港| 本溪| 山西太原| 抚顺| 乌兰察布| 双鸭山| 海西| 黑龙江哈尔滨| 玉树| 绥化| 厦门| 锡林郭勒| 莆田| 扬中| 鹤壁| 济源| 山西太原| 三河| 临汾| 崇左| 昆山| 永新| 迪庆| 桐城| 汉川| 梅州| 巴彦淖尔市| 西藏拉萨| 张家界| 湘西| 陕西西安| 山西太原| 云南昆明| 凉山| 神农架| 涿州| 平顶山| 陵水| 深圳| 哈密| 包头| 河池| 建湖| 台山| 深圳| 基隆| 齐齐哈尔| 乌海| 乐清| 红河| 余姚| 遂宁| 郴州| 如皋| 大兴安岭| 曹县| 铜陵| 单县| 禹州| 馆陶| 莱州| 延安| 日照| 宁夏银川| 六安| 涿州| 漯河| 武安| 榆林| 屯昌| 大庆| 偃师| 三门峡| 绍兴| 东台| 绵阳| 临汾| 甘肃兰州| 锡林郭勒| 温岭| 澳门澳门| 偃师| 湘潭| 任丘| 大同| 肇庆| 龙口| 徐州| 屯昌| 黑龙江哈尔滨| 济南| 渭南| 西双版纳| 和田| 石嘴山| 黄石| 河源| 宁国| 黄冈| 佛山| 怒江| 定西| 宁国| 安庆| 临猗| 本溪| 龙口| 临海| 东台| 醴陵| 湛江| 咸阳| 果洛| 唐山| 阿拉尔| 枣庄| 贵州贵阳| 巴音郭楞| 漯河| 苍南| 宣城| 山东青岛| 济源| 河池| 舟山| 晋江| 泗阳| 云浮| 芜湖| 顺德| 改则| 孝感| 绥化| 武安| 凉山| 醴陵| 海拉尔| 霍邱| 宣城| 乐平| 淄博| 喀什| 平凉| 赣州| 莆田| 石狮| 抚州| 泰兴| 神农架| 桓台| 南安| 桐城| 滨州| 丹阳| 五家渠| 靖江| 抚州| 阿拉善盟| 博尔塔拉| 四川成都| 包头| 镇江| 瑞安| 漳州| 如东| 克拉玛依| 厦门| 克孜勒苏| 盐城| 惠州| 荣成| 西双版纳| 鸡西| 绵阳| 海西| 包头| 邳州| 安阳| 晋中| 邢台| 烟台| 梧州| 北海| 安徽合肥| 丹东| 眉山| 如皋| 濮阳| 沭阳| 甘肃兰州| 邢台| 黄南| 黔南| 图木舒克| 阿坝| 铁岭| 余姚| 株洲| 三亚| 咸阳| 莒县| 河源| 石嘴山| 汉中| 雄安新区| 伊犁| 常德| 平潭| 临汾| 三门峡| 丹阳| 嘉峪关| 贵州贵阳| 吴忠| 蓬莱| 南通| 吐鲁番| 图木舒克| 台南| 安顺| 金华| 忻州| 乐山| 双鸭山| 毕节| 徐州| 抚顺| 十堰| 石狮| 本溪| 如东| 黔西南| 中山| 醴陵| 黑河| 澳门澳门| 阿拉尔| 六盘水| 定州| 迁安市| 抚顺| 邹城| 屯昌| 马鞍山| 如皋| 临猗| 珠海| 沛县| 如皋| 灌南| 金坛| 甘孜| 澄迈| 毕节| 建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