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

劉述濤

湯湖鎮如今成了茶鄉,家家戶戶,屋前房后都是茶樹。特別是狗牯腦山的狗牯腦茶更是綠茶中精品。但真正說起來,湯湖在清康熙帝之前是沒有人種茶,也沒有人喝茶。后來在外頭做木頭生意的湯員外從南京帶回幾株茶葉樹種,湯湖才開始有了茶的影子。但當地人喝茶還是不講究,燒上一壺水,抓起一把茶葉丟到壺中,隨時口渴隨時喝。

真正說起講究是湯員外的兒子,名字叫湯正純,湯正純可稱得上奇人一個。剛出生的時候,不知是不是在娘肚子里被憋壞了,還是別的什么原因,他兩臉通紅,不哭不鬧,兩只小手緊握成拳。誰看了都心疼,可是卻沒有一個醫生能夠說出原因,都是開不出一個方子,搖著腦袋離開。

三天過去,湯正純還是小臉憋得通紅,不哭不鬧。湯員外慌了手腳,連忙張榜,說:誰要是能治好湯正純的病,愿以百兩白銀相贈??墒前褓N出去三天,還是沒有一個人愿意揭榜上門來給湯正純治病。

正在湯員外絕望的時候,打外面進來一位銀須飄飄的道長。道長手持佛塵對湯員外說:“聽說你家小兒剛出生就不哭不鬧,小臉通紅,可否抱出來讓我看看。”湯員外一聽,忙讓丫環抱出湯正純,道長看了之后對湯員外說:“不礙事,貧道帶來狗牯腦山上的好茶葉一包,你令仆人到百妙山上挑擔泉水回來,只是要記住了,去挑泉水的仆人一定不能換肩,要一口氣把水挑回來。”

水挑回來了,道長取來一把銅壺,架在紅泥小火爐上,燒的卻是上好的宣紙。一根香點完,壺里的水也滾過三道,道長提起銅壺,溫壺燙盞一遍之后,取出茶匙小心從茶葉包中取出茶葉放入湯盞之中,然后提起銅壺高沖低斟一番,當茶葉一片一片舒展,釋放馨香的時候,道長又連忙把第一遍的水棄之不用。然后再提起銅壺三起三落,一氣呵成。剎時間,茶葉特有的清香就在風中彌散開來??墒堑篱L卻是臉色大變,拿起桌子上的湯盞摔在地上,指著湯員外說,你的仆人一定偷奸?;瑩Q了肩,這杯中的水分明是污穢之水,怎么能治好你兒子的病。湯員外一聽,怎么也不相信仆人換不換肩道長也能夠知道,他又沒有跟著仆人去挑水。但還是把仆人找來,仆人一聽道長說自己換了肩,馬上臉色大變,哭喪著臉說:“這山高路長,我怎么可能不換肩……”湯員外把仆人打了一頓,再找了一位身強力壯的仆人去挑水。

這次的水挑回來,道長沒有再說什么,當茶水泡好,他讓丫環抱來湯正純。只一湯匙的茶水進入湯正純的嘴中,湯正純忽然兩手松開,臉上露出燦爛的笑臉。再一湯匙茶水進入湯正純的嘴中,湯正純竟然對著所有的人哈哈大笑起來。

道長交待,茶只能讓湯正純喝七七四十九天,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就可以不用給他這樣喝茶了??墒瞧咂咚氖盘熘?,湯正純卻是依賴上了茶,早、中、晚三頓,一頓沒有先來一點茶,就大哭大鬧。而且還必須像當初道長給他喝過的茶一模一樣,稍有走樣,他就不吃不喝。

湯員外夫妻兩個也認為多喝點茶不是什么壞事,無非就是買點好茶,燒點宣紙。何況家大業大,也不在意這幾個錢。

不知不覺湯正純這樣喝茶就喝到十六歲,可惜十六歲的人除了越喝越精的茶道,別的什么本事也沒有學到。為了能夠接到自己傳下的家業,湯員外決定把他送到龍泉縣城自己家的店鋪去。

湯員外對湯正純說,你也知道家里在龍泉縣有三十六家店鋪,每家店鋪都是經營著不同的生意,有棺材鋪、有雜貨鋪、有糧食鋪、有開水鋪……你呢每家店鋪就學一個月,這樣剛好三年,三年之后你也就懂得各個店鋪是怎么一回事了,我也就放手讓你去做生意了。湯正純聽完湯員外的話,就問湯員外一句話:能讓我喝上茶嗎?湯員外思索良久,問湯正純一句:“你能夠把茶戒了嗎?”湯正純站在湯員外邊上,愣愣的說:“沒有茶喝我就不去。”湯員外只能無奈地點頭同意。

只要天天能夠喝上宣紙燒的山泉水泡成的茶,去哪里湯正純也同意??蛇@些店鋪的管家卻是不樂意了,本來湯正純不來,自己一間店井然有序,現在倒好,太陽還沒出來就得安排人去挑山泉水,而且不能換肩,一擔水回來,前桶才烹 茶,后桶洗手洗腳。一天三次,稍微沒有安排好就大吵大鬧。于是有些管家索性勸湯正純把店賣了,他可以安安心心去品自己的茶,湯正純一聽還真的就把店一家一家賣了。

湯員外一聽說湯正純把所有的店賣了,只為了自己能夠安心品茶,“敗家……”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兩腳一蹬,摔手而去。

湯員外走了,湯正純更是放開手腳喝自己的茶,先是賣田,后是賣地,賣到最后湯正純成了一名叫花子??删褪墙谢ㄗ?,湯正純也與人不同,他從來向人討的是茶,喝了之后還不忘記對人家的茶指手畫腳一番。

這天,湯正純茶癮發作,正在難受的時候,忽然聞到一陳茶香,他馬上從稻草堆中爬了起來,四處張望,卻見一顆大樟樹底下,坐著一位銀須飄飄的老道長正在煮茶,湯正純連忙跑到老道長的身邊討茶喝,老道長看著湯正純忽然大驚,指著湯正純問:“你是不是叫著湯正純?”湯正純說:“管他什么名字,先給我喝杯茶再說。”老道長給了湯正純一杯茶,湯正純慢慢品完之后,才說:“是的,我叫湯正純。”

“那怎么變成這樣?”老道長帶著疑問的目光問。

湯正純嘆了一口氣說:“一切皆為杯中茶呀。”

老道長這才知道湯正純因為貪茶而把家敗光了,不由捶胸頓足地說,這都怪我呀。

原來湯正純剛出生的時候,是由于他的母親吃得太好,吃滯了,于是道長想到用茶水喂養,定能把湯正純肚內的滯物給化去??傻篱L一生喜愛品茶,剛好當天晚上又做了一個夢,夢見一位仙人對他說,宣紙燒出山泉水泡的茶可以明心益智,于是他就借給湯正純治病的時機,讓自己也品嘗一下宣紙燒山泉泡的茶??烧l也沒有想到,湯正純卻因此愛茶成癮,最后把個家也給敗了。

成也是茶,敗也是茶,道長最后決定把湯正純帶上狗牯腦山,讓他一生種茶、制茶、品茶。也許正是湯正純的愛茶如命,經過湯正純侍弄的茶竟然成了皇家貢品,而且開發出綠茶的一番新天地,這也是老道長做夢都沒有想到的。

網友評論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宜宾| 晋城| 神农架| 博尔塔拉| 宣城| 广西南宁| 阿里| 单县| 仙桃| 山西太原| 张北| 沭阳| 鹤壁| 昭通| 山东青岛| 衡阳| 邢台| 德阳| 松原| 日土| 宝应县| 铜陵| 固原| 吉林| 玉环| 嘉峪关| 双鸭山| 宿迁| 本溪| 自贡| 遂宁| 孝感| 哈密| 淄博| 雅安| 吉林| 基隆| 贵州贵阳| 荣成| 龙口| 贵州贵阳| 大庆| 呼伦贝尔| 邹城| 青海西宁| 台山| 铜陵| 三亚| 厦门| 浙江杭州| 乌海| 改则| 汕头| 宜春| 吉安| 五指山| 阜阳| 湘潭| 灌云| 雅安| 广饶| 宁波| 姜堰| 神木| 浙江杭州| 凉山| 灌南| 溧阳| 芜湖| 临沂| 衡水| 内江| 三河| 南充| 万宁| 曹县| 昭通| 晋中| 阳春| 佛山| 荆州| 肇庆| 临夏| 云浮| 厦门| 丽水| 图木舒克| 辽源| 汉中| 连云港| 姜堰| 如皋| 长兴| 本溪| 毕节| 汕尾| 松原| 东方| 无锡| 滨州| 酒泉| 沧州| 黄石| 甘南| 漳州| 通辽| 常德| 安岳| 新疆乌鲁木齐| 甘南| 保山| 黔南| 白城| 崇左| 焦作| 白山| 泗洪| 四平| 曹县| 明港| 焦作| 通化| 迪庆| 大连| 儋州| 丹阳| 洛阳| 三河| 邢台| 昭通| 双鸭山| 三明| 阳春| 玉树| 盘锦| 吴忠| 邹城| 新余| 伊春| 中山| 临汾| 吉林长春| 潜江| 丽水| 长治| 张家口| 巴彦淖尔市| 南京| 吕梁| 乌兰察布| 阳泉| 丹东| 宜春| 博尔塔拉| 吉林| 黔南| 台山| 宜宾| 漳州| 四川成都| 新泰| 垦利| 临夏| 云浮| 朔州| 滕州| 赤峰| 岳阳| 巢湖| 章丘| 东方| 凉山| 茂名| 泗阳| 昌吉| 衡水| 大理| 荆州| 塔城| 洛阳| 安吉| 台山| 永康| 台州| 普洱| 铜陵| 保山| 楚雄| 孝感| 章丘| 张掖| 长葛| 石河子| 咸阳| 台中| 定安| 安康| 新乡| 德清| 四川成都| 淮北| 呼伦贝尔| 莆田| 金华| 海南海口| 新疆乌鲁木齐| 许昌| 潍坊| 朔州| 郴州| 简阳| 绥化| 德宏| 阿拉尔| 东营| 焦作| 舟山| 三沙| 酒泉| 临沧| 曲靖| 伊犁| 咸宁| 泰州| 锦州| 克拉玛依| 博罗| 博罗| 台北| 眉山| 吉安| 福建福州| 贵港| 巴彦淖尔市| 江苏苏州| 茂名| 吉安| 潜江| 沧州| 桂林| 陇南| 庄河| 河源| 启东| 基隆| 肇庆| 台州| 阜新| 泰安| 临沂| 宝鸡| 七台河| 昌吉| 湖南长沙| 桂林| 迪庆| 广安| 赣州| 天长| 德宏| 海东| 那曲| 无锡| 阿勒泰| 象山| 江苏苏州| 慈溪| 单县| 吉林长春| 张掖| 玉林| 万宁| 四平| 凉山| 泸州| 来宾| 大庆| 定州| 怀化| 基隆| 任丘| 海丰| 临沧| 大庆| 延安| 扬中| 泰州| 晋城| 扬中| 喀什| 茂名| 双鸭山| 七台河| 阿勒泰| 天水| 邹平| 广元| 天长| 包头| 包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