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布道傳薪—廬陵文化的佛教、道教文化
來源: 中國吉安網 2015-11-30 15:29 我要評論 井岡山報社融媒體

第三章  布道傳薪

——廬陵的佛教、道教文化

(作者:李夢星)

作為社會意識形態之一的宗教,是支配著人們日常生活的自然力量和社會力量在人類頭腦中的反映,雖然是虛幻的、歪曲的,用哲學觀點來說是絕對唯心的,但世世代代仍有無數人相信和崇仰。因為作為有思維能力的人,面對著那么多的自然災害、疾病痛苦,面對著社會的壓力,常常會感到無奈和無助,總希望有無處不在的神靈的保佑,總想尋求一種精神上的安慰和寄托,于是就相信了某一種適合自己的宗教。統治階級覺得這樣對自己的統治有好處,因為人們不相信自己的力量,把希望寄托于虛無飄渺的神靈上天,安于被統治的地位,就大力提倡人們信奉某種宗教,而把自己說成是天子,是上天派來的使者,以期鞏固自己的地位。有這樣的社會基礎,宗教便有了存在的主客觀條件,長盛不衰。

自古以來,宗教信仰一直在侵染人們的思想,影響著人們世界觀、人生觀的形成,也一直在影響著文化的傳播和習俗的變化。它適應時代前進和文明的發展,就是進步和積極的;它制約和阻礙社會的進步,就是腐朽和反動的。廬陵文化的發展史,與宗教的傳播息息相關。作為正統文化主體的儒家思想,吸收了佛、道經典中的有關觀點,形成了儒、釋、道相互滲透的格局,支配著廬陵人思想行為方式的形成和演變,也影響到文化教育的進程。自古流傳下來的宗教觀念,成為一種文化基因,積淀在廬陵人的靈魂深處,或隱或顯?;厮輳]陵的歷史可知,思想文化陣地搶先登場的,便是宗教。

一、佛教蔓延

佛教傳入我國,始于西漢末年,在封建朝廷的重視和提倡下,逐漸在全國各地傳播推廣?;傅?、靈帝時,有不少西域僧人來華譯經,傳揚佛法。三國時期的傳播加快,建立了一套佛教生活制度,有了正式受戒的僧侶,《般若經》義理得到廣泛傳播。所謂“般若”,意為智慧,指的是了解一切事物的最高智慧,其經義說的是世俗的一切認識與事物皆虛幻不實,只有成佛所需的“般若”,才能超越世俗認識,把握一切物質現象的絕對真理,這與我國的玄學“以無為本”的主張接近,于是在兩晉南北朝時廣泛流行。其后,佛教又形成了許多學派。佛教進入江西境內,大約在東漢。

受北方戰亂困擾的“北民”沿贛江而上,其中就有一批僧侶在贛中的山嶺間、民聚處安營扎寨,傳經揚佛。三國時期,江西境內新建佛寺7所,其中5所建于吳赤烏年間(238—251年),而廬陵郡就有4所。一是廬陵郡城南端的南塔寺,二是郡城西端的崇恩寺,原名寶安寺,三是永新的松林寺,距故城10里,四是泰和的崇福寺。從所建寺廟的數字看,廬陵占了江西的大半。兩晉南北朝時,江西又新增了87所佛寺,廬陵郡所轄的縣,幾乎都建了寺廟。這與當時的社會和自然環境有關。漢末以后,江西以北地區連年戰亂,處于江西腹地的贛中地區,成了佛教僧侶的避亂地。此時的廬陵地區,人口居住較雜亂,教育不很發達,佛教有了傳播的條件。

從佛寺的分布可知,不僅在人口集中,贛江邊交通方便的郡縣集鎮有佛教活動場所,而且在較為偏遠的山區如永新、寧崗、遂川一帶,也有了僧侶的足跡。據地方志載,廬陵城和永新所建寺廟中的僧侶,多來自西域。這些膚色、眉眼與漢人不同的傳道者,不但引起人們的好奇,還會被他們的那種虔誠所吸引,漸漸地接受所譯佛經的理論。這種思想文化的傳播是潛移默化的,卻又是廣泛深入的。

隋唐五代,是我國佛教傳播史中的極盛階段,各地寺院林立,僧尼眾多,佛學體系的各宗派興起,各宗有一定的理論和維持體系,師道相傳。在廬陵地區流行的主要是禪宗和凈土宗。凈土宗亦稱蓮宗,主要經典是《觀無量壽經》、《阿彌陀經》、《往生經》,不太講究佛理的研究,主張一心念佛,就能往生凈土,就是沒有五濁垢染的清凈世界。修煉的辦法就是反復念誦“南無阿彌陀佛”,“南無”就是致敬之意。凈土宗是各宗派中最簡便、更易于推行的宗派,在社會下層人士中廣泛傳播。禪宗則在廬陵得到了光大,行思和尚創立了影響深遠的青原派系。由于封建統治者的提倡和大力支持,在行思等高僧的積極活動下,隋唐時江西新建了許多寺院,估計有420余所,而吉州,就有65所之多。青原山凈居寺盛時有兩千余僧尼,香火旺盛;距吉州城40多里的廬陵龍須山資國寺,也有僧侶二三百人。永新縣的禾山大智院,中唐時便有西域的僧人譯經,內藏佛牙舍利和唐太宗的賜物,南唐君主親召元殷禪師,使該院聲名大振,僧徒濟濟。據名山勝志云,寺內有“徑可丈余”的大鍋,可供千名僧徒就餐。

到了宋代,佛教以更快的速度泛濫。宋太宗揚言:“浮屠氏之教,有裨政治”,真宗更是迷戀佛教,曾荒唐地下令普度天下童子,每十人中要剃度一人,在各地設戒壇72處,凡出家為僧,須經官府認可,領到“度牒”文憑,否則沒有資格。每張度牒有一定的價格,成為官府的生財之道。一些顯宦名流也相信佛理,精研佛典,和僧人交游密切。江西是程朱理學的主要陣地,理學稱為封建統治思想的新發展,就是大量吸收了禪宗的思想后確立的,儒佛合流的現象更明顯。宋時廬陵地區的教育繁榮,儒學傳播較快,勢必帶動了佛教的發展,又有一批寺廟相繼建立。在廬陵西南部山區遂川縣,寺院也增至29所。吉安縣永和鎮僅兩三平方公里的地方,在宋代,就有寶壽寺、智度寺、慧燈寺、古佛寺、本覺寺、守約齋等寺廟10余座。佛教傳至明、清,時興時衰,但仍是流行很廣的宗教,僧侶們熱衷于做佛事掙錢,而居士信徒則持齋信佛,遍布鄉村。據民國版《吉安縣志》記載,清末縣內還有寺庵、廟宇、佛壇共349處。凡稍大的村落,大多有一個供奉佛祖之所。

網友評論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广汉| 日土| 禹州| 龙岩| 张掖| 淄博| 邢台| 阿克苏| 安庆| 眉山| 吉林| 天长| 五指山| 台湾台湾| 济源| 南京| 江门| 酒泉| 通辽| 公主岭| 牡丹江| 金华| 福建福州| 崇左| 项城| 南充| 杞县| 万宁| 雄安新区| 单县| 阿勒泰| 馆陶| 泰兴| 铜仁| 克孜勒苏| 三河| 楚雄| 百色| 鹤壁| 石狮| 攀枝花| 绵阳| 嘉兴| 宝鸡| 阳泉| 张北| 包头| 武夷山| 日喀则| 邹平| 德阳| 崇左| 大庆| 吉林| 涿州| 诸城| 宜都| 宜都| 琼海| 河池| 黄石| 保山| 鹤岗| 公主岭| 武威| 云浮| 宁波| 万宁| 凉山| 厦门| 厦门| 上饶| 烟台| 湘西| 黔南| 伊犁| 清徐| 昌吉| 宜昌| 丽水| 大理| 伊春| 忻州| 牡丹江| 吉林| 三明| 新余| 新泰| 黔南| 东莞| 阳泉| 广汉| 阿拉尔| 佳木斯| 咸阳| 昌吉| 仙桃| 山西太原| 厦门| 娄底| 临猗| 晋江| 万宁| 荣成| 孝感| 济南| 漳州| 沧州| 阳江| 库尔勒| 益阳| 山西太原| 天水| 内蒙古呼和浩特| 新泰| 温岭| 宝鸡| 曹县| 包头| 运城| 萍乡| 伊春| 定安| 亳州| 鸡西| 佛山| 山东青岛| 临沂| 永康| 清徐| 瓦房店| 毕节| 巴彦淖尔市| 固原| 广饶| 南阳| 泸州| 章丘| 天水| 日喀则| 汉川| 克孜勒苏| 阿拉尔| 鹰潭| 青海西宁| 屯昌| 扬中| 凉山| 本溪| 庆阳| 白银| 晋城| 建湖| 甘南| 泰州| 大连| 宿州| 酒泉| 宜都| 宜春| 济南| 东营| 鹰潭| 荆州| 肇庆| 大连| 洛阳| 南京| 荣成| 包头| 莆田| 滕州| 莱州| 临沧| 绥化| 临汾| 漯河| 南安| 兴化| 日喀则| 阿勒泰| 韶关| 南安| 鹤壁| 濮阳| 南平| 寿光| 大兴安岭| 宜昌| 淮北| 丹阳| 大连| 三亚| 兴化| 白沙| 张掖| 秦皇岛| 清远| 淮安| 巴彦淖尔市| 云南昆明| 宿迁| 阿拉尔| 锦州| 临海| 曲靖| 盘锦| 深圳| 永新| 锦州| 攀枝花| 固原| 宜宾| 阿勒泰| 舟山| 锡林郭勒| 内蒙古呼和浩特| 大同| 德清| 朝阳| 寿光| 鸡西| 资阳| 诸暨| 湘潭| 雅安| 海西| 南平| 曲靖| 邵阳| 昆山| 温岭| 德阳| 公主岭| 朔州| 庆阳| 乌兰察布| 朝阳| 德清| 哈密| 乐平| 巴音郭楞| 单县| 五指山| 宜春| 莱芜| 包头| 清徐| 义乌| 潍坊| 泰州| 云南昆明| 林芝| 瑞安| 烟台| 荆门| 酒泉| 衡水| 任丘| 双鸭山| 垦利| 图木舒克| 荆州| 柳州| 昌吉| 吉安| 新沂| 乌兰察布| 定安| 抚州| 滨州| 常德| 大同| 阳江| 库尔勒| 萍乡| 淮北| 西双版纳| 雅安| 齐齐哈尔| 余姚| 淮北| 西藏拉萨| 保定| 桂林| 山南| 日土| 博尔塔拉| 景德镇| 滁州| 汉中| 临猗| 陕西西安| 燕郊| 厦门| 安庆| 中山| 红河| 黄南| 牡丹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