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與迷失—廬陵文化閑話之五] 吉安為何沒有統一的方言?
來源: 中國吉安網 2015-11-30 14:57 我要評論 井岡山報社融媒體

傳承與迷失——廬陵文化閑話之五

吉安為何沒有統一的方言?

在江西吉安市城區工作的吉安人,大多有這樣的體驗,就是去縣里、去鄉里辦事,很難用吉安城區或自己家鄉的語言去表達意思,只好操著吉安腔的普通話。在方圓百多公里的范圍內沒有統一的方言,其他方言區也有這樣的現象,但吉安更突出,更典型。如果說吉安方言以吉安市城區為代表,那么這個“代表”很勉強,它根本無法通行全區域。具體表現為:

一是“方言島”林立,可謂“隔山不同音,隔水不同調”。如說的是本地話,峽江人無法與萬安人交談,吉安縣人聽遂川話,像聽外語一般。即使在一個縣內,方言也難溝通。吉安縣永陽人聽萬福人說話,要花心思去猜;永新北鄉懷忠、蘆溪一帶人說的話,有的南鄉人不知所云,雖然都屬永新話。二是相同的詞卻有不同稱謂。如“小孩”一詞,永新稱“奶哩”,吉安縣固江一帶不管男孩女孩一律稱“妹”,大多數地方叫“細伢崽”。“棉衣”有的稱“布衲”,有的稱“毛衣服”,永新話很形象,叫“毛捆身”,萬安人最簡潔,只叫“襖”。最普通的“母親”一詞,一般稱“姆媽”或“娘”,可永豐有的地方稱“姨耶”,不知有何出處?萬安百加一帶卻稱“奶奶”,與“吃奶”的奶同音,以奶代娘,很講孝道。而“伯母”,吉安許多地方稱“奶奶”,青原區文陂一帶卻稱“伯伯”。禾水中上游對“祖母”的稱呼,與吉安市區“姐姐”的方言音類似,容易誤解。如此復雜的方言,在兩萬多平方公里的區域內流傳得長久,這正是廬陵文化交流融會的明證。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現象?主要有如下原因——

首先,是人口的遷移導致了方言的多元化。近幾十年吉安多處發現了新石器晚期遺址,三、四千年前在這里生活的人可能屬于古越族,數量不多。秦始皇派兵開通了贛江水道,一些“北民”陸續在贛中開發,與土著人共同生活,人數也很少。漢末以后,中原戰亂頻發,引起了三次北民南遷的浪潮,即西晉永嘉之亂、唐代安史之亂、北宋靖康之變,百姓紛紛涌向江南。廬陵糧茂林豐,相對平安而富庶,成了北民避難的勝地。移民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至少延續了四五百年,到了宋末,廬陵人口大增,經濟文化很繁榮,又吸引了四方的人口流入。據地方史載,永新縣僅唐、五代遷入的有龍、賀、張、左、尹、段、李、胡等21個姓氏;吉州區樟山現有80多個自然村,建于宋代和元初的有25個。泰和縣的張姓從洛陽遷入,陳、嚴、王、肖等姓都是在唐末五代時遷入。代代繁衍,又分支派,吉安現有的大姓,半數以上的祖先是北人。明代初期以后,受時局的影響,吉安人大量遷往湖廣,可清初以后,閩粵山區大批客家又倒流入贛。青原區東固鎮200余個村莊,明清從閩粵遷入的59個,從贛南遷入的100余個。據史載,遂川“丁口半出流寓”。在移民遷入過程中,有的全族整體遷移,自然說的是家鄉話,說的人多了,就會影響鄰近的小村,形成方言小區。另外一種情況是在廬陵當官的、經商的外地人,退職了發財了不回原籍,在廬陵安家落戶,繁衍子孫,成為名門望族。他們說的是原籍話,對附近的方言有較強的影響力,形成了方言圈。廬陵幾位名人如文天祥、歐陽修、胡銓、周必大等人的祖先,都是外籍到廬陵任官退休后定居的。遷入者雖在對外交往中語言有所變化,但仍保留原籍的一些詞匯。如“廁所”,吉水阜田和永新部分地方稱作“東司”,外村人莫名其妙,其實是山東方言的遺存。吉安方言,還頑強地保留了不少古代口語,如上學說是“去學堂”、“去書院”;把躺倒在地肚皮朝天的姿勢稱作“稍天”等等。

其次是傳統宗族觀念的束縛。居住在相同地方的人說相同的話,這是增強宗族或區域居民凝 聚力、向心力的重要因素。你說的語調與眾不同,會遭到鄉親的鄙棄,視你為異類。這像張無形的網,罩住了生長于斯的人。“寧賣祖宗田,不忘祖宗言”,吉安人的這種觀念特別強。時至今日,青少年已會說普通話,但大多數父母還會教他說家鄉話,會“雙語”,城里人也是如此。從社會心理學角度看,這是建立在小農經濟基礎上的宗法觀念的遺留;從道德情感上看,又包含著不忘祖恩、熱愛故土的意思,孰是孰非難下定論。

第三是各方語言交流融會。在缺少一種占絕對優勢的方言傳統的情況下,各地的方言會相互滲透,相互吸引,各呈異彩。吉安方言較通用的詞匯中,與湖北方言相同的有“腦殼”、“撇脫”(爽快)等;與江浙吳方言相同的詞有“領褂”、“吃價”、“結棍”、“拆爛污”等;與客家方言相同的有“走水”、“坐莊”、“墨烏”等。多處方言的滲入,更使吉安方言無法統一。時代的巨輪逐漸在碾平方言的棱角,可主體與核心卻一時不會破碎。吉安不需要統一的方言,而需要統一的普通話。我期盼,我們的后代,不僅會說好聽的普通話,也會說親切的家鄉方言,還會說一門或幾門流利的外語。

(作者:李夢星)

網友評論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阳泉| 平潭| 镇江| 自贡| 浙江杭州| 吴忠| 澄迈| 廊坊| 清远| 宜春| 黑龙江哈尔滨| 桐城| 巴彦淖尔市| 永州| 深圳| 桂林| 兴安盟| 佳木斯| 鄂州| 漯河| 保亭| 克孜勒苏| 丽水| 神木| 随州| 朔州| 柳州| 延安| 迁安市| 大丰| 宁波| 秦皇岛| 长垣| 南平| 齐齐哈尔| 义乌| 五家渠| 焦作| 宝应县| 曲靖| 惠东| 乌兰察布| 正定| 嘉兴| 赣州| 宜春| 吕梁| 阿拉尔| 大兴安岭| 滨州| 邢台| 汝州| 昭通| 济宁| 铜川| 黄石| 河南郑州| 保定| 保定| 昆山| 曲靖| 汕尾| 温岭| 象山| 公主岭| 临猗| 双鸭山| 泰安| 偃师| 宁夏银川| 博尔塔拉| 莱芜| 平顶山| 廊坊| 宁德| 平凉| 汉中| 安阳| 金昌| 单县| 揭阳| 吉林长春| 怒江| 商洛| 盘锦| 邯郸| 浙江杭州| 吉安| 龙岩| 阜阳| 荣成| 曲靖| 上饶| 鞍山| 霍邱| 文山| 湘潭| 宜春| 黄冈| 乳山| 五家渠| 吐鲁番| 泗洪| 苍南| 巴中| 儋州| 兴安盟| 通辽| 锡林郭勒| 鄂尔多斯| 招远| 海西| 宝鸡| 龙口| 庄河| 赣州| 株洲| 铁岭| 陇南| 灵宝| 乌兰察布| 雅安| 临汾| 邢台| 寿光| 海门| 佛山| 邯郸| 甘南| 衢州| 巢湖| 锡林郭勒| 保定| 六安| 甘孜| 永州| 安阳| 内江| 三亚| 宜昌| 朝阳| 如皋| 宜昌| 黔西南| 承德| 揭阳| 吴忠| 诸城| 乳山| 烟台| 达州| 石狮| 鄢陵| 改则| 东方| 内蒙古呼和浩特| 宿州| 肥城| 曹县| 舟山| 桂林| 金华| 湘潭| 宝应县| 基隆| 台北| 内江| 龙岩| 单县| 天水| 泗阳| 深圳| 瓦房店| 泰安| 牡丹江| 任丘| 鸡西| 大庆| 保定| 营口| 温岭| 天水| 乐平| 芜湖| 海北| 上饶| 图木舒克| 乌兰察布| 陵水| 绥化| 三门峡| 湛江| 临沧| 娄底| 济宁| 新沂| 燕郊| 常州| 大连| 商丘| 泰安| 六安| 沧州| 苍南| 昌都| 安岳| 西藏拉萨| 灌南| 黄冈| 秦皇岛| 垦利| 萍乡| 昌吉| 天长| 许昌| 马鞍山| 楚雄| 张家口| 邹城| 灌南| 来宾| 东莞| 广饶| 宜宾| 泗洪| 许昌| 包头| 黑龙江哈尔滨| 黔南| 赤峰| 临汾| 库尔勒| 长兴| 慈溪| 日照| 阜新| 淮南| 本溪| 周口| 绥化| 丽江| 海拉尔| 贵州贵阳| 河北石家庄| 平凉| 黄山| 黄南| 海拉尔| 桐城| 昭通| 济南| 琼中| 瑞安| 毕节| 天长| 梅州| 赣州| 云浮| 吐鲁番| 长兴| 中卫| 晋中| 德州| 临沂| 山西太原| 邹城| 永州| 汉川| 陕西西安| 永康| 柳州| 台中| 安阳| 林芝| 晋中| 张北| 绍兴| 龙口| 桓台| 肇庆| 韶关| 长兴| 诸城| 保山| 泰兴| 天门| 林芝| 包头| 阿勒泰| 上饶| 鹤岗| 德州| 黄南| 绥化| 吕梁| 昌吉| 保定| 日土| 吉林长春| 博尔塔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