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必大(2)
來源: 中國吉安網 2015-11-30 16:34 我要評論 井岡山報社融媒體

 

在內政方面,一要強兵。他認為,“自戰國秦漢以來,其興衰治亂,鮮不以兵而其節制”。“今天下之事多矣”,應“內倚三師以為根本之衛”(《省齋文稿》卷十一《策》)。當時帶甲之士號稱否萬,但多而雜,缺乏訓練。尤其可怕的是,有的將官不懂軍事,菲裙帶關系或行賄而任職;有的還虛報兵丁,冒領軍餉,貪贓枉法。照此下去,怎能保國克敵?他主張首先要選好將領,兵才能精。為了整肅軍紀,他制訂了“諸軍點試法”,規定了軍官升遷和差遣的條文,有時當面考察將官,看能否勝任其職。對那些不稱職者,予以革除。于是“主帥悚激,無敢容私”。經考察,池州正將李忠、李自言二人“不能開弓”,必大罷免了他們的職務。對各軍隊自行招募的兵丁,必大常“親閱之”,察看虛實。于是,軍紀有了好轉。孝宗對此,大加贊揚。二是富國。必大認為:“歲人有限,調度日增”,國力將困乏,“養兵賭國之計,賴于征商榷酌”以斂財(《省齋文稿》卷十一《策》)。他對古代輕商的做法提出異議,認為當今應大力發展商貿業,以增加收入。但這還不是富國之本,應“躬行肝陌,視民如子”,促進農業的發展。他的這種見解,不但在當時有積極的意義,至今仍有參考價值。三是安民。孝宗即位不久,四川部分饑民鬧事?;实蹜n之,問必大怎么辦才好。必大認為百姓是因窮困才鬧事,應下詔書去安撫,并放寬征收田賦的日期。按此行之,果然見效。淳熙年間,長江兩岸久旱不雨,必大請求“捐南庫錢二十萬代民輸”。這次賑災活動,受到孝宗的嘉獎。又有一年,久雨不止,洪水泛濫,必大奏請皇帝減少后宮開支以賑災,并命省部撥款撫恤。必大的這種民本思想,對穩定當時的社會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四是政修。他認為,政通人和,社會安定,才能抵抗外敵。如何才能做到“政修”?第一要擇人才。他對“秦檜忌刻逐人才,流弊至今”的現象很是不滿,于是奏請“詔中外舉文武之才區別所長,為一籍藏禁中,備緩急之用”。他還建議“重侍從以儲將相,增臺諫以廣耳目,擇監司郡守以補郎官。”(明《究簡錄宰輔列傳》)皇帝認為他的意見很對,手以采納。第二是考官吏。他認為,官員太多,不少是不稱職的或是無事可干的,這樣,民眾則受害。改變這種現象的辦法,就是對官吏的實績進行考核。“考績而升礎之,則智者用,愚者伏,賢者進,不肖者逐”(《省齋文稿》卷十一《策》)。第三是固職守。當時,委州太守四年換了五個,平江太守四年換了四個,必大認為,這種現象不利于政權的穩定和經濟的發展,應相對固定,官員在一個地方的任職,使他有所作為,有所貢獻,而后離開?;实壅J為他的建議很好,決心改正這種弊病。

在外交方面,必大始終抱著不亢不卑的態度,表現了一個成熟的愛國政治家的骨氣。高宗死時,朝廷的主和派請求派使臣向金人送協告,必大予以阻攔。后來,金使到了,有人提出應換掉孝服,穿宮袍接見,必大堅決反對,堅持穿孝服“就帷瞌引見”。有一次,南宋派趙雄去金國送國書,大臣們議論受書的禮節,必大說,我國與金是以叔侄之情相親,尊卑名分已定,決不能自卑。有一次,傳說金國將受到外敵攻擊,而把軍隊調防保衛京城,南宋有的大臣認為這是向金國進攻的好時機。必大分析形勢,認為不能出兵,要慎重一點。過了不久,證實傳說是假的?;实壅f:“卿真有先見之明。”

縱觀周必大的一生,可以說是幸運的。他憑著自己的才華、膽識和品格,受到了幾代皇帝的器重。他在翰林六年,“制命溫雄,周盡事情,為一時詞臣之冠”(《南宋書•本傳》,下同)。高宗讀了他的策后,贊嘆道:“掌制手也”。必大任中書舍人時,所進諫之言,切合實際,無一空論,并且敢于直言,深得皇帝贊許。孝宗常去球場玩樂,必大認為有礙于政務,勸他“自愛”。孝宗說,你的忠言很好,仇恥未雪,我不應該貪圖玩樂。并且,贊揚必大“不迎合,無附麗,聯所倚重”。(《宋史•本傳》,下同)于是升他為侍讀。必大任參知政事時,處理軍政大事.公私分明,且又果斷?;实蹏诟赖?“每見宰相不能處之事,卿以數語決之”。做了丞相之后,必大更是朝中礫柱。孝宗病重,傳位給太子時,特囑托他輔佐新君。光宗登位,問必大當世急務,必大說,要選用好人才,廣開言路。寧宗即位,又向他求言,必大說要注重崇儉、久任等四事??梢?四代君王,都對必大比較信任。

但從周必大成長的經歷來看,他的一生也不是一叫風順的。他4歲喪父,由母親督促他讀書;12歲時,母親又去世了,只好跟隨伯父去廣東;十四歲回廬陵,不久又隨伯父輾轉各地。青少年時的生活飄泊不定,但他刻苦勤學,終于成才。走上仕途后,忠君愛國的思想一直未變。為了維護朝廷的利益,他直言進諫,公正處事。正因為如此,所以他也得罪了權貴,幾次被貶出京城。如乾道元年(公元1165年〉,因反對權臣瞿婉容提倡的"礙止法",被貶知南劍州,改任福建提點刑獄;乾道九年,因反對貴威干預朝政,被解除兵部侍郎兼侍講之職,去建寧任知府。紹熙年間,必大為左丞相,授何糖為司業??珊翁窍庸傩÷毼?不愿去任職,而右相留正,則奏請改任,并提升了他。因此何糖感謝留正而怨恨必大。當何檐升任臺諫后,便彈劫必大,致使朝廷免去了必大左丞相之職,詔以觀文殿大學士判潭州,再以少保充醋泉觀察使。必大不赴任,又降為榮陽郡公。慶元元年(公元1195年〉,必大再三上表引退,結果以少傅致仕。他退休在鄉后,在朝的韓倪胃等權臣還指責必大、留正等“立偽學之名,以禁錮君子”。嘉泰元年(公元1201年〉,御史施康年又彈劫必大“首倡偽徒,私植黨與”。于是,必大便降為少保,第二年才復為少傅,算是恢復了名譽。而這時,必大已經七十六歲了。他雖退休多年,卻有罪名在身。不過,心胸寬闊的周必大,不會因此而過于苦惱。他對官場早有較清醒的認識,壯年時,就寫過“從來仕途風波惡,卻是江神不世情”,“布谷獨可聽,要當早歸耕”的詩句。往事如煙,功利如水。周必大從廬陵出征,經坎坷,歷風雨,取功名,創偉業,終于又因到出生的地方,血肉與靈魂同廬陵大地永遠融合在一起。

12

網友評論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益阳| 通化| 浙江杭州| 汉川| 上饶| 仁寿| 石狮| 东营| 宁德| 白银| 大庆| 正定| 宜昌| 东营| 邹平| 海宁| 保定| 遂宁| 海北| 承德| 自贡| 荆州| 大庆| 余姚| 邳州| 鹤岗| 石狮| 景德镇| 吉林| 景德镇| 甘南| 广安| 潮州| 西藏拉萨| 海西| 焦作| 丹阳| 宁波| 仁寿| 长垣| 桓台| 锦州| 招远| 广元| 南阳| 邢台| 黔西南| 灌云| 遵义| 滨州| 衡水| 苍南| 邹平| 衡阳| 姜堰| 山西太原| 武安| 武威| 禹州| 甘肃兰州| 丹东| 萍乡| 通化| 灌南| 聊城| 枣阳| 灌南| 宝应县| 泉州| 驻马店| 铜川| 台南| 海北| 鹰潭| 锡林郭勒| 蚌埠| 天水| 仁寿| 沧州| 大理| 万宁| 三沙| 遂宁| 永州| 巴音郭楞| 阜阳| 三亚| 随州| 新沂| 双鸭山| 神农架| 随州| 阿拉尔| 佳木斯| 沧州| 巴中| 如皋| 陕西西安| 辽源| 九江| 日土| 庆阳| 泗阳| 庆阳| 大庆| 中卫| 鄂尔多斯| 本溪| 江门| 三沙| 邯郸| 基隆| 陕西西安| 南京| 桓台| 商丘| 漯河| 自贡| 西藏拉萨| 宁波| 乐山| 安吉| 阳江| 香港香港| 淄博| 那曲| 湘西| 神农架| 屯昌| 淮安| 黄南| 建湖| 株洲| 常州| 广饶| 阿勒泰| 毕节| 开封| 乌兰察布| 灌南| 绵阳| 鹰潭| 永新| 永新| 辽宁沈阳| 泰兴| 滁州| 邯郸| 库尔勒| 临夏| 淮北| 莒县| 廊坊| 岳阳| 赵县| 普洱| 台南| 蚌埠| 厦门| 牡丹江| 潜江| 武安| 曲靖| 韶关| 广安| 巴彦淖尔市| 杞县| 东方| 保定| 白银| 湛江| 伊犁| 济宁| 赣州| 南充| 萍乡| 宝鸡| 云浮| 承德| 红河| 朔州| 海南海口| 七台河| 鸡西| 澄迈| 商洛| 大同| 锡林郭勒| 莱芜| 海门| 哈密| 鸡西| 大兴安岭| 广安| 遵义| 吉安| 保定| 滨州| 无锡| 辽宁沈阳| 衢州| 来宾| 平顶山| 启东| 威海| 安岳| 梧州| 普洱| 山西太原| 吉林| 阳泉| 普洱| 德阳| 连云港| 渭南| 吕梁| 灌云| 邵阳| 滁州| 甘南| 乳山| 承德| 清远| 常德| 衡阳| 诸暨| 枣庄| 定西| 伊犁| 琼中| 新沂| 中山| 阿拉善盟| 图木舒克| 桐乡| 郴州| 海西| 阿里| 琼中| 诸暨| 枣阳| 仁怀| 垦利| 宣城| 自贡| 内蒙古呼和浩特| 雅安| 常德| 吉安| 宝鸡| 红河| 扬中| 台中| 平潭| 平顶山| 天长| 通化| 雄安新区| 温州| 和田| 湖州| 三门峡| 佳木斯| 乐山| 辽源| 梧州| 阿里| 石嘴山| 咸阳| 昌吉| 南安| 汕尾| 垦利| 金昌| 攀枝花| 伊犁| 安顺| 雅安| 建湖| 兴安盟| 沛县| 余姚| 邯郸| 基隆| 海拉尔| 建湖| 张北| 甘孜| 潍坊| 阳江| 包头| 惠东| 周口| 赵县| 邵阳| 焦作| 宜昌| 益阳| 林芝| 贵州贵阳|